亚洲熟女少妇色区,人人色在线视频国产极品少妇,色综合成人在线视频内射人妻少妇

首页  »   长篇连载  »  老师淫水放荡的一面8

今个儿是星期五,是我病好重新上学的第一天。也不知道是什么狗屎运,才一踏进校门,迎面而来的就是老师
  「啊……家伟,你……来上学啦。」老师仰着头,带着相当兴奋却十分羞涩的笑容看着我。
  「嗯,对啊!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待在家里也没事。」我很高兴的看着老师说。
  「那就好了,家伟……」老师有些欲言又止。
  「嗯,什么事?」我拉了拉背在肩头的书包问道。
  「你……等会儿,上课来找我,我有事想跟你说。」老师的娇容浮现一片红霞。
  什么事?嘿嘿!还不就是那档子事吗!一想到此,我胯下的肉棒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呵……老师你,又想要了吗!?」我用顽皮的口吻,半嘲笑似的对老师说着。
  「才……才不是咧,人家……哎呀,反正有事啦。」老师窘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看着四周进进出出的同学,嗯,我总得给老师一个台阶下啊。
  「好好好,别气喔,我会去的啦。」我哄着俏脸泛红的老师。
  「嗯,要记得喔!等……等会儿见。」老师有点结巴的说完话后,转身快步离去。
  嗯,真不错,一来学校就有肉吃,呼……开始期待每天上下学罗,呵呵……进了教室,同学们一一露出惊喜的表情。
  「喂,肯来上学啦!」
  「哎唷!好久不见啊。」
  「去你的,终於出现啦。」
  「身体好点了吧。」
  面对同学们一连串的询问,心里泛起了无限温馨,用心的一一应付回答。转眼间,上课的钟声响起了,我赶紧找到班长,告诉他我要去找老师。
  「要找老师啊?老师也真是的,你都那么多天没上课了,老师还在上课时找你。」班长抱怨着。
  嘿!这个班长倒是挺为人着想的,难怪当初高票当选。
  「我也不知道啊,老师早上吩咐我的。」我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大概又是叫你要按时缴交请假单什么的。好啦,我会帮你跟任课老师说的啦。」
  谢过班长后,我快步向导师室走去。
  到了门口,一眼看进去,老师正在批改作业,除了她以外没别的老师了。看清了老师,她穿了件有着黑白花色的上衣及一件大约到膝盖的黑短裙,我轻手轻脚的走到老师背后,双手突然一把从老师腋下钻入,抓住老师一对丰腴的大乳。
  「哎呀……!!」老师一声惊呼,连忙站起,想要挣脱我的手。
  我双手用力压挤老师的巨乳,咦?好软,好直接的触感。我把头靠在她耳边说道:「没戴乳罩啊!是不是想在这儿做啊!?」老师咯咯娇笑道:「是你啊?哎呀,快放手啊,万一有人怎么办啊!」我依言放下了手,老师转过身来说:「昨晚,我打了通电话到你家,想问问你的情形……」
  吸了口气,老师继续说道:「可是你正好在休息,跟你母亲聊了会儿,知道你隔天就可以来学校了,所以我……我就……」「所以就不穿奶罩等着我了,对不对啊?」我一手抱住老师说道。
  老师把头偎在我怀里点了点头,但很快的将我推开,笑骂道:「这里是办公室啊,别这样。」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下面的东西,早已「性」致勃勃了。我的手搭在老师肩上,嘴唇贴近她的脸,说:「老师,我们去厕所吧。嗯……!?」「去厕所……干嘛啊?」老师一副明知故问的模样。
  「干干干……干你啊!」我边笑边把老师推了出门。
  「嗯……不要啦……」老师半推半就着。
  导师室旁就有两间厕所,分为男女用,我看着四周的情况适时将老师推进女厕里。一进厕所,老师谨慎的把每间门都敲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后,她马上抱住我狂吻。我回应着老师的热情,手伸进了老师的裙子里,手随着老师大腿的完美曲线,才刚游移到了大腿内侧,马上碰触到老师淫水靡靡的柔嫩肉缝。
  啊!连内裤也没穿,只觉得顿时肉棒快顶破裤子了。
  「你还真够淫的啊!」我强忍裤子压抑着肉棒的疼痛,搓揉老师那淫乱的肉芽。
  「这样……比较方便嘛。啊……嗯啊……」老师双手紧勾住我的脖子,不断呻吟,老师的淫水沿着我的手指流下,溢满了她丰满的大腿内侧。
  「老师,我们进去干吧。」我打开了旁边一间厕所的门,搂着老师进入。
  「妈的,你这个淫妇,都湿成这样了!」我锁上门说道,手指插进了老师的肉洞。
  「嗯啊啊……别……别插了,啊……啊啊……受不了啦……」在狭窄的空间里,老师靠着墙不断扭动身子。
  「想要了吗?我先帮你清乾净吧。」我边说边蹲下在老师的大腿间,伸手将老师的裙子翻起,我的舌头舔着老师流溢到大腿上的淫汁,慢慢顺延而上,最后停在老师的阴核上,我延着阴核周围,用舌头慢慢画圈,不时用舌头拍打老师那颗淫豆。这样一来,淫水更是直涌而出,大股大股的津液流过我的下巴、滴落地面……
  「喔喔……快……快插进来,啊……别逗我啦……啊啊……」老师全身颤抖的说。
  我迅速站起身,拉开学生裤的拉炼,掏出我那条因欲火焚烧而怒不可遏的肉棒,两手抱起老师的大腿,靠在我的腰际,让老师仅用背靠在墙上。
  「快,快给我啊……我要你的大肉棒,啊啊……快啊……插进去……」老师迫不及待的催促我。
  我将双手微微放松,老师的身体微向下滑,我顺势下身一挺。
  「喔啊……真棒啊……」老师发出欢愉的轻呼,跟着急道:「快……快动啊……」
  恭敬不如从命,我顺从的将腰部开始缓缓动作,慢慢加速抽插。
  「啊啊……好啊……家伟……你……你插的我……好……好爽啊……」老师开始有些忘形了。
  插了将近五分钟,老师即将高潮,但我还未有射精的感觉,我连忙转移老师的注意力:「老师,你……你说找我……有事?」我同时也放慢了速度。
  「是……是,啊啊……我……有……事,啊……啊……爽啊……」「那……什么事啊?……快告诉我……」
  「我要……跟你说,啊……啊……嗯……今……今天……啊啊……晚上……还有……啊……明后天的……周休二……日……啊啊……「」怎么样!?「「喔喔……嗯啊……我是想……请你……啊啊……到……我……啊啊……到我家……住吧……啊啊……要……要来了啊……快……快啊……」「到……到你家住?嗯,我等会打电话给我妈问……问问,啊……唔……」我也觉得下体有东西要夺门而出了。
  「啊啊……请你……一定要……来,啊啊……来了,啊啊啊……」老师用尽气力的大声嘶叫,一股暖流从肉棒顶灌下,我一个忍不住,一阵抽搐,精液往老师的深处射去。
  「哎呀……不行啊……!!」老师急迫的将身体拔离我的肉棒。
  被迫离开的肉棒仍在持续着强而有力的喷射,不过来不及了,已有大量的精液残留在老师的淫洞里了。老师赶紧站直身子,双腿微微外张,用手指将阴唇剥开,我眼看着黏稠的精液从老师的私处潺潺流出。
  「希望不会怀孕才好。」老师一点也没责备我,似乎我射在里面是应该的。
  「万一有了的话,要怎么办!?」老师紧张万分的询问我。
  「那你只好帮我生个小宝宝罗。」我故作轻松的说,其实我的心里比老师更在意。
  去!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了,对方是个成熟的女人啊,当然会怀孕的。去你妈的!在我痛骂自己的同时,老师已经将服装整顿过了,并蹲下身子,拿出面纸将我的阴茎擦拭乾净。
  在老师为我清理的同时,我四周环顾了一遍,嗯……这可是我自国中以来第一次进女厕,女孩子的厕所里,除了芳香剂的味道外,总觉得,还有一股骚味,大概是从垃圾桶里那些不比卫生纸少的生理用品散发出来的吧。
  「好了,我们去打电话吧。」老师清脆的声音自下方传来,她将面纸丢进垃圾桶,站起身来。
  看见老师对我微笑的秀丽脸庞,心中又浮现对老师的歉意,连忙点了点头。
  我收起因紧张而瘫软的肉棒,对老师说:「你先出去看看吧。」老师依言推开门,先往外看了看,接着走出厕所,我则把衣裤打理整齐。不一会儿,外头传来老师的声音,说道:「你可以出来啦。」出了厕所,我随老师回到导师室,拿起老师桌上她专用的电话拨号回家,我告诉妈妈,我想趁着周休二日,在同学家住两天。妈妈没反对,只是告诉我要先回家拿些衣服还有感冒药。我答应妈妈放学后会先回家一趟,事情就那么顺利的解决了。老师在一旁也知道了她的请求被准许了,带着一脸喜悦兴奋的神情对我微笑。
  才挂上电话,老师马上拉着我说:「那晚上七点在校门口见,可以吗?」我伸手揽住老师的腰,说道:「我能说不吗?」老师摸着我缠在她腰上的手,笑道:「当然不行!」「那么霸道啊!?」我说话的同时,将嘴贴上老师的红唇,舌头伸进她的嘴中探索,老师作势要将我推开,但不一会儿,她的手松软了下来。在舌头一阵紧密融合后,我收回嘴唇,对老师说:「我回去了。」老师「嗯」了声,马上接道:「别忘了,今天晚上。」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时间过的很快,夜晚的校门口是一片冷清,远远的,在摩托车上,我就已经望见老师那辆白色的TOYOTA,就停在校门侧边,当然,也看见那站在车门边,满脸期待盼望的老师,她戴了一副墨镜,我想大概是怕让人认出来了吧。
  当我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内时,她就像个小女孩似的,兴奋的直挥手,好像怕我找不着她似的。我将车骑到她身边,把车停好以后,拿起装着衣物的背包走向她,笑笑的问道:「等很久了吗?」
  老师神情愉快的摇摇头,摘下墨镜笑着说:「嗯,不会。那,我们走吧。」说完便匆匆的上了车,我将背包从窗户丢进后座,依言进了老师的车里,才一关上车门,老师就给了我一个狂放挑情的热吻。
  由於正值天气酷热的时节,老师的车窗及挡风玻璃上都装有隔热纸,就是从外面看不见里头的情形,而由内向外看却是一清二楚的那种,所以老师才如此大胆。
  结束和老师热情的吻后,我问老师说:「你家里都没有人啊?」老师点了点头说道:「嗯,两个孩子都住校。」她打开了车里的电灯,正准备发动车子。
  老师没说她的老公,也就是我们科主任的行踪,不过全科的人都知道:他出差去了。
  「是喔。嗯……那我们可以好好的……嗯哼……玩一玩罗?」说话间,我的手不安分的袭向老师胸部。
  「哎唷!那么急啊,偏不让你摸。嘻……」老师打了我的手一下,故作可爱状的住胸前的大乳。
  不过,真的很可爱。
  「我是想,不如……就别穿衣服了吧。」我一把将老师揽往我的怀里,将嘴贴上老师的唇。
  一面亲吻的同时,我一面解开老师一颗颗的扣子,直到老师的肌肤和上衣完全脱离。我微微的向后仰,让老师半倒在我身上,鹅黄色前扣式乳罩包着的大奶紧贴我的胸部。接着解开老师黑短裙的环扣,老师微微挣扎一下,不一会儿马上放弃,很快的在车内的老师全身只剩下贴身衣物了,老师羞赧的用手遮住乳房。
  「不好吧,大马路上这样,好多人的。」老师伸手就要拿回衣服穿上。
  我拉回老师的手说道:「你怕什么!又没人看见。」话说完,马上又伸手解开老师乳罩的扣子。
  「而且,你这淫妇不是最喜欢这样吗!」
  「哪有!人家才没有。」
  「呵……我清楚的很。」
  「嗯……讨厌啦……」
  看见老师那小巧坚挺的乳头时,我忍不住低下头去吸吮,并顺手将乳罩往后座一扔。
  「内裤自己脱吧。」我将舌头离开老师的乳房尖端说道。
  老师弯腰站起身,扯下自己的内裤,我接过内裤说道:「丝袜和高跟鞋也一样,都脱掉。」
  瞬间,老师真正的一丝不挂了。
  由於车内空间的狭小,老师身体随之弯曲,完美身段的扭曲,看得我的裤裆高高撑起。老师马上向我靠近,用舌头轻舔我的耳朵道:「你也要……」老师一边舔舐我的脸颊一边帮我脱下上衣,她的舌头灵巧的在我唇边游走,当我强健的胸膛露出后,老师的舌头便不断向下发展,滑过我的胸脯、乳头、腹部、肚脐……最后老师整个人跪在我的脚边。她顺着我腿间的突起,慢慢拉下我牛仔裤的拉炼,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往下拉。
  「咚……」我的肉棒像是跳跃般的蹦了出来,她小心翼翼的将整根缓缓吞进嘴中。
  「唔……」湿滑缓慢,但却强烈的快感自下身不停涌来,全来自老师小嘴的吞吐含弄。
  老师将自己的头发拨了拨,双手轻巧的脱下我的鞋袜,再将我的长裤慢慢脱下。老师用手轻轻揉玩我的睾丸,伸出舌头在龟头上不住打转,很舒服啊!我伸手拿起老师车上的影视杂志,对老师说:「帮我吹到射精吧。」顺手摸了摸老师的头发。
  老师含着肉棒?糊的「嗯……」了一声,继续她的颈部及嘴巴的来回动作,而我则看起了杂志,其实目的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想让老师含久一点,越久越好。随着老师诱人的曲线及杂志上不时出现的清凉秀,我的肉棒在老师湿暖的口中越挺越硬。
  「唔……唔……嗯……」老师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声,脸上也出现有些痛苦的表情。
  老师已经帮我含了好久了,看看车内的时间,少说也应该有四十分钟了吧,可是我依然耐得住老师的攻势。她的嘴及脖子想必非常酸软了吧,可是为了让我高兴,老师还是丝毫不肯休息。一想到这里,我就非常亢奋,看着老师紧皱的眉头、难过的表情,我实在忍不住想虐待她。
  「喂,你吹的太慢了吧!舌头也用上去啊!不然我怎么爽啊……笨死了!快啊……」我抱怨着。
  其实老师的口技是相当相当棒的,只是为了满足我一时有些变态的心理,故意说的。老师十分吃力的加快了速度,舌头也毫不停滞的来回滑动,为的就是让我尽快高潮。
  「再快一点!啊……再快!头摆动的更快一点……快快!」尽管老师如此努力,我还是不放过老师。
  老师就像要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似的,使尽全力套弄,那种速度,简直比真正做爱时更起劲。老师秀丽的脸庞上一片通红,青筋微微浮现,双手紧紧的环抱我的臀部,我甚至能透过阴茎感觉到老师的嘴正在发抖,因为她的牙齿不时碰撞我的肉茎。
  「嗯……这样就差不多啦。」我放下杂志,专心注视正拼了命帮我吹萧的老师,这让我有相当强烈的征服感。老师的嘴因强烈的酸麻感而微微松开,许多的口水便由此细缝源源流出。
  「你在干嘛!?嘴巴含紧一点,死荡妇!」一听见我的埋怨,老师就会想也不想的立刻改进。
  一直到现在为止,老师帮我含了一小时以上了,我下体传来的亢奋感也越来越难以克制。老师依旧用着极快的速度套弄,一点儿也不马虎,不过她的眼睛已经因难受而紧紧闭起。她一定很痛苦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痛苦的神色中带着极大的愉悦。
  「唔……」在老师的努力下,我也快到达颠峰了,我一把抓住老师的秀发,问道:「想不想喝我的精液啊!?」
  老师猛然更加快了速度,看来老师给了我相当肯定的答覆。
  「那,我就给你喝吧!唔啊……」
  「噗哧!!噗哧!!」自枪杆射出的子弹,以强猛的劲道一发发灌进老师的喉咙深处。
  「嗯嗯……嗯……嗯嗯……」老师只能以此表达她的喜悦。
  喷的实在太多太多了,连我都觉得腰间一阵酸软,一个多小时的「热身」果然有着惊人的效果。
  好不容易,老师一滴也没剩下的将我的精华完全吞进胃里,然后将嘴巴抽离我的阴茎,软绵绵的倒在我的大腿上。我伸手捧起她的脸,命令的说道:「别休息,把我含硬了再说,快点儿!」
  老师缓缓抬起头望了我一眼,露出哀求的表情,我理也不理的将她的头往下压,老师有气无力的将我的肉棒再次含入,配合瘫软的舌头缓缓滑动。这次我没要求太多,因为老师实在是相当累了,她一定是第一次将男人的东西摆在嘴里那么久吧!虽然快感并不算太强烈,不过,精力相当旺盛的我,很快的再度勃起在老师温热的口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