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熟女少妇色区,人人色在线视频国产极品少妇,色综合成人在线视频内射人妻少妇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8

王示一口干掉手中的酒,娇娇和许微微已经谈了两个多小时了,自己的酒也喝了五六杯了
  王示的思感能力被自己封印了,现在自己也就是比正常人在各个方面的能力高20%,这也已经是吓死人了。其中酒量的上涨是自己最高兴的,而性欲的旺盛却成了一大难题,这几天都是把娇娇整地死去活来的,自己依然如旧,这憋着的滋味真是难受。又到了一杯酒,听到娇娇房间的门开了,两个女人笑呵呵地进了厨房。
  “王示!来帮忙啊!”一会儿吴娇娇就在厨房里喊了。当王示走进厨房就看到两个傻女人手忙脚乱的样子。
  “还是我来吧,宝宝。”王示随意地用起了平时和娇娇在家的称呼。但他没有看见许微微的身体明显地震住了。
  “看你的啦,我们出去吧。”吴娇娇结下围裙给王示就拉走了许微微。
  “他这都会?”坐在沙发上许微微问,她有点不相信。
  “他啊,会得多着呢!”吴娇娇自豪地说。
  “我不信。”语气中已经有了肯定的意思。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吴娇娇脸上已经堆上了幸福的笑容。
  “何况今天你……呵呵呵……”许微微羞红了脸,上前咯吱吴娇娇。
  色香味具佳的四菜一汤摆在桌子上了,王示解下了围裙擦了擦手。
  “来!尝尝吧!”王示给每人都倒了一杯红酒,因为今天他做得是西式的菜肴,这也是这几天自己看法国菜谱现学的,应该是可以的,对这点他有高度的自信。
  许微微小心地咬了一口。抬眼看了王示一眼,眼睛中满是不可思议地表情。
  这时王示也正好抬头看她,许微微马上就低下了头。吴娇娇看着王示偷偷地笑,笑得王示挺不自在。
  “这个奶油螃蟹……真是你做的?”许微微终于还是提出了疑问。王示耸了耸肩,没说什么。因为他觉得餐桌上的气氛有点不对,尤其是吴娇娇和许微微的情形,但有说不上是怎么了,自己有一种被人设计的感觉。
  “嗳!你傻了!”吴娇娇对着王示说。
  “啊?什么?”王示心不在焉地。
  一段旋律响起,王示拿起了手机。
  “啊?麻杆啊?什么?哦!我一会儿就到!”
  “我出去一下!”王示抓起电话就要出门。
  “你……你等一下,”许微微叫住他。
  王示诧异地看着她。
  “你……你不是因为我在这儿……所以你才要出去的吧?”许微微的双手不断地交握着。
  王示看看做着鬼脸的吴娇娇,什么都明白了。这个小丫头居然……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王示瞪了她一眼。许微微没听到王示的回答,抬起头,王示手伸到许微微的脑后,自己上前一步,将她的头向自己一方一按,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等我回来!”王示说完就出去了留下许微微楞楞地站在原地,其实王示觉得许微微转变有点太快了。
  “嗳!嗳!”吴娇娇出来摇着许微微。
  “啊?什么?”
  “还什么那?人走了,瞧你!你该不会是还没有……”吴娇娇脸上有了嬉笑的表情。
  “死丫头,我叫你说……”两个人拧成了一团。
  王示匆匆地赶往“蓝梦”酒吧。这是麻杆家的店,也是王示他们几个兄弟常一起喝酒泡MM的地方,只是从王示开始追吴娇娇起就只剩喝酒了,为此还被几个兄弟很是埋怨了一通。
  王示进了酒吧,现在是近八点钟,没几个客人。吧台上的服务生小四笑着冲里间一努嘴,意思是让他进去。看来是没什么事,又是几个兄弟找自己喝酒。
  王示坐上了吧台。“老样子!”小四看王示一点头就回身准备,王示这才看到不远处还坐着一个人,一个穿红色皮装的女人。
  “加了冰了,要不要片柠檬?这是老板刚进的。”小四说。
  “老大,怎么?有想猎美了吗?”看着王示的眼光,小四开玩笑。
  小四是麻杆店里的老人了,和王示哥几个都挺熟的。因为王示的个子高,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大。王示笑着点点头,没说话,眼睛一直在看在穿红色皮装的女人,因为她侧着脸只能看到身体的一侧,身段是一流,红色紧身的皮装包裹着玲珑的身体,黑亮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
  “再来一杯……”慵懒粘磁的声音,女人转过了头,晃了晃卡在拇指和中指间的酒杯。王示的眼睛瞬间就集中在了这双手上,白皙而优美的手,手指修长,整只手在柔光下显得晶莹剔透。
  小四看看王示,很会意地将调好的酒放在王示的面前,王示端着酒杯坐到了女人的身边的位子上,“你的酒!”王示把酒放在她的面前。
  “嗯?噢,谢谢!”女人看都没看王示一眼,只是拿走了面前的酒。声音很美,王示嘬了一口,静静地坐在她身边,没有多话。
  几分钟,王示觉得这样和她静静地坐着心里有一种很平静的感觉,女人好象也感觉到了这点,也是一动不动,和着酒吧音乐中黑人歌手低沉的声音,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奇异的气氛。
  浪漫的氛围总会有人破坏的。
  “哐”包间的门开了,麻杆从包间里出来了上厕所,看见王示就骂:“你小子在这儿啊!我们在里面死等,你小子却在这儿泡妞,真正有异性没人性。”
  “王示,你这个臭小子!”
  “还不进来!”
  “又在泡妞……”同寝室的几个人已经开始叫嚷了。
  “你快点!有异性没人性!”一边骂一边进了洗手间。王示有点遗憾地吸了口气,打了个我就来的手势,喝干了手中的酒,含了一片柠檬清清口。
  走过女人身边的时候王示说:“明天,这个时候,我等你。”说完就进了包间。女人这才抬起头来,宛如秋水的美目中有着迷茫的眼神。
  王示进了包间,里面有五六个人,都是一个寝室的。
  “你怎么才来啊!”张业给王示倒了杯酒。
  “听说,你今天打了一架?麻杆说的,几分钟啊!是吧?”李冰接口。几个人逼着王示把今天的事又说了一遍。
  大学里其实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而且大家都对学校的八卦十分感兴趣,这可是不分男女的。
  一会儿麻杆进来了,又和大家添油加醋地说今天是如何如何,只差没说自己是主角了。说完后口角都有白沫了,惹得一阵哄笑。
  “听说了没有?宝惠寺来了一个和尚,听说挺灵的,开了什么天眼。”李冰说。
  “去,他的吧,我才不信呢。”
  “就是,都什么啊!”张业有点高了。
  “我们过几天去看看吧?”
  “好啊!我们去见识一下那个神棍!”王示也想看看这个高人。也是好久没和兄弟们一起喝酒了,大家你来我往,推杯换盏的,一会儿十点了,客人逐渐多了,大家就散了。
  王示看了看客人中没有那个女人,就要出门。
  “老大!这是那位女士给你的。”小四叫住他,给了他一个字条。字条?王示看了一眼就塞进了口袋。
  “你再不回,人家就要走了!”王示一进门,吴娇娇打趣地说。
  “我要走了……”许微微说。
  “我送送你吧。”王示知道她今天来的目的。
  “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许微微就先出了门。
  “我……”
  “我什么?快去啊!”吴娇娇催促着。
  “怎么走这么快……”王示在楼门口赶上了她。
  “王示!你喜欢我吗?”许微微没有转身突然地说。
  若是以前,王示一定是不知所错,以为这太突然了,这年头还有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故事吗?王示才不信呢。但经过这次力量的觉醒,他对人的情绪、思维都有一种敏锐地直觉,好象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要做什么。许微微是个直率的女孩,今天来就是要和自己说明白的,这一点王示在出门时就已经知道了。
  而对于许微微来说,和王示吵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虽然经常被这个家伙气个半死,但有几天不见他,心里就觉得少了什么。想和他直说又怕被他拒绝,所以久而久之,和他作对就成了宣泄自己的这种情绪的方法。
  自己越是想他就越想整他,有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跑去找王示的岔,吴娇娇为这个都说过她几次,要自己鼓起勇气说出来,可自己却不已为然。等他和吴娇娇成了一对,自己开始后悔了,但又没有办法,就更是加倍地整他。
  今天,当自己被那些流氓欺负的时候,脑中就直想着王示,那时她就发了个誓——如果王示真是自己的宿命,那就让他出现,要是出现,自己就死心塌地地跟着他,无论他这么对自己。当王示出现的时候,自己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才咬住了他的手,他当时没有怪她,反而异常的温柔,这更坚定了她的信心,所以才会到娇娇家来想要说明一切。
  “你呢?”王示反问她,“你喜欢我吗?”
  “喜欢!”许微微转过了身,凝视着王示,眼睛中显示出执著。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王示也望着她,把那只被她咬伤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看见了吗?怎么办?”
  “你想怎么样?”从王示的眼中她看到了狡猾,所以她故意向前走了一步,两人之间距离太近了。
  “他好高大,自己才到他的肩膀,他的怀里一定很温暖。”许微微想着想着就抱住了王示的腰,头贴在他的胸口上。王示感受到她的深情,静静地抱着她。
  此刻的许微微有了一种归属的舒畅,不觉将王示抱得更紧了。
  “还走吗?”王示轻轻地问。
  许微微抬头笑着瞟了一眼。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示看她那副“大色狼”的表情急忙解释。
  “今天不行,我爸要回来。”许微微低下头。
  看来她是认死理了。
  “走吧!”王示揽着许微微的肩,两人边走边谈。
  “我爸爸这几天和一个叫什么大师的在一起,说那个什么大师挺神的。”
  “大师?哦。”王示脑中立即想起今晚李冰说的那个宝惠寺来的和尚了。
  “没想到还是个不安分的神。”王示说。
  “你在我爸爸面前可不要这样说,他们都很信这个的。”许微微叮咛道。
  “知道了,嗳,你见过他吗?”不知道怎么,王示对这个“大师”有点感兴趣。
  “没有,本来他今天来我家的,都是因为你。”
  “好了,好了,”一看她要发标了,王示立即主动认错。女人认准一件事,是会唠叨很久的,这一点王示早就有了前车之鉴了。
  许微微的家在离学校不远的天象花园,离大门老远王示就看到一个穿杏黄色僧袍的人和几个西装革履的人从大门出来,几个人都对那个和尚毕恭毕敬的,这是因为自己的视力加强了的原因。
  “迷航大师,今天真是对不住啊,本来我今天是……”许强一个劲的陪不是。
  “万事随缘,施主不必如此,各位施主,老衲这就告辞了。”老和尚打了个礼就进了汽车。
  在老和尚刚坐好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不自觉地回望了一眼,但除了那几个送他的人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师傅,你怎么了?”一个弟子问。
  “没什么,走吧。”。
  出租车慢慢远了,老和尚没有发现在花园拐角处一双发着紫光的眼睛,那是猎手的眼神。
  “爸,我回来了!”许微微进门就看到舅舅和爸爸在一起。
  “你这孩子到哪儿去了?不是说好了,你和你妈都要在家等的吗?怎么都不见了?”。许强埋怨道。
  “就是啊!这回好不容易才请到大师来咱们家一趟。”许军焦急地说。
  “妈呢?”许微微插开话题。她一直就不喜欢这个舅舅,一天游手好闲的,到了三十才靠关系找了个差事。那个和尚就是他引来的。
  “哐铛”,门响了。
  “妈妈来了。”许微微到了门口。
  “姚阿姨,你送我妈妈回来的?”吴娇娇的妈妈姚美凤扶着许微微的母亲田娜。
  “微微啊,你妈妈今天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我就送她回来了。”姚美凤对许微微悄声说。
  许微微知道妈妈的苦恼,爸爸是个没用的男人,是借着母亲一方的势力才到了今天的地位,在母亲面前什么话都不敢说,只有背着妈妈在外面花天酒地,这个舅舅也是一样。许微微就是因为这点,不想和妈妈一样,才义无返顾的选择了王示,不管王示怎样他是自己心爱的男人。
  “我先走了。”姚美凤不愿意看到她的爸爸,因为那个男人老是色迷迷地盯着自己。
  许微微扶着妈妈进了房间。
  “是你啊?不进来坐坐?”许强看到是姚美凤马上赶了上来。
  “太晚了,我这就走了。”姚美凤敷衍了一句就走了。
  身后是一双贪婪的眼睛。臭婊子们!我容你嚣张几天!许强看着姚美凤又转头看了看田娜。
  天色开始放亮了,王示从静坐中醒来,吸了一口略带潮湿的新鲜空气。
  裸着身体走到了客厅,“叮咚!”门铃响了。
  王示随手抓过昨晚被吴娇娇抛在沙发上的浴巾围在下身,就开了门。
  “姚老师!”原来是吴娇娇的妈妈姚美凤,姚美凤一身红色的运动装,长发像少女一样在脑后扎成马尾,因为刚运动完的原因,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失,看上去就像个红苹果。
  姚美凤是王示的大学语文的老师。她今天晨跑路过女儿的住处上来看看,没想到是王示来开门,看到王示一直盯着自己看,有点不好意思,但她略微顿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
  “我只是来看看,你不用这么紧张,一直看着我干吗?”姚美凤随意地拍拍王示精壮的上身,就进了门,留下王示一个人站在门口。
  “你不进来啊”姚美凤反到招呼起王示了。王示自嘲地笑了笑关门回到了客厅。
  “姚老师!您要不要来杯咖啡?”王示也随即恢复了从容。
  “好啊!看看我这个宝贝女儿整天念叨的大厨,泡的咖啡怎样!”姚美凤调侃地说,自己经常调侃王示,其实今天说是来看女儿其实是想看看这个准女婿来了没有,自己喜欢和他聊天,为什么自己却一直没敢想……王示没有换衣服,就围了个浴巾就开始煮咖啡。
  过了一会儿,“姚老师,您的咖啡。”一杯香浓的咖啡摆在了她的面前。
  “您要几块糖?”王示坐在她的对面。
  “看来你挺细心的吗。”姚美凤的眼睛在王示健美的肌肉上扫了一眼,尽管在校外她仍旧喜欢王示叫她老师,这样自己有一种满足感,充实感。
  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嗯!不错。”
  浓浓的咖啡调地恰倒好处,口感一流,已经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好的咖啡了。
  “好香啊!王示!我也要一杯!”吴娇娇在里屋喊。
  “好,就来。”王示把自己的一杯拿进了里屋,这个小小的动作使姚美凤有了点微妙的情绪。
  王示出来的时候已经穿着整齐了。
  “妈妈!你怎么来了?”吴娇娇一看到妈妈就扑到了母亲的怀里。
  “让王示看了笑话,都大了还这么粘人!”姚美凤爱怜地抚摩着女儿的头。
  看着王示在厨房里做早点,姚美凤问:“他对你好吗?”
  许微微羞着点点头。
  “这我就放心了”一丝落寞出现在她美丽的眼睛中。
  吃完了早餐,吴娇娇送母亲出门。
  “妈妈!我们好好说说话。”吴娇娇撒娇地抱着母亲的胳臂。“啊!我的小宝贝有心事了?”姚美凤打趣地说,也有段时间没和女儿说说话了,在离开之前她不自觉地看了看楼上。
  王示整理了一下,就下楼了。在门房取了一份报纸就奔着宝惠寺去了,今天他要玩个大的。
  在公车上打开报纸一则消息吸引了他,S市有数名女生无辜失踪。王示脑中浮现出哈韩装的影子。
  宝惠寺里市区有点远,王示下了车,就和着人流望前走。
  宝惠寺坐落在半山之间,整个寺庙嵌在群山绿树之间,听说是以前一个有名僧人圆寂的地方,香火一向比较旺盛。今天是休息天,来拜佛的人还真是不少,都是一家子,一家子的。
  “婆婆!来这里拜佛的人怎么都是和家人一起的啊?”王示问身边的一位婆婆。
  “年轻人,迷航大师说这是对佛的一种虔诚,他说家庭的和睦才是在尘世的人们彼此依托的形式,有一个美满家庭的人,他就会将这种和睦带给周围的人,久而久之人们就会远离邪恶,到达彼岸。”老婆婆说完向着寺庙的地方双手合十不断地礼拜。
  “噢!看来还是个高级神棍,难怪有这么多人信他,挺有一套的。”王示心里想。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王示有意地绕到了一个大石旁边,乘人们都不注意时,从大石旁边的树丛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