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熟女少妇色区,人人色在线视频国产极品少妇,色综合成人在线视频内射人妻少妇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7

“个子!”同来的几个小伙子叫住了为首的一身哈韩装的人
  “怎么了?这就怕了嘛?看着吧!我来搞定这个这个小妞,哈哈哈!”哈韩装发出了狂妄地笑声。
  许微微突然一脚踹在他的身上同时争脱了控制。
  “臭婊子!阴我?”说着哪个叫个子的腿向前一伸许微微脚下一拌,身体向前扑去……
  “这下完了!可恨的王示!”许微微面向地下栽去,但是没有她预料中的疼痛,好象是一个人的身上,王示慢慢地用手臂拖起了许微微。
  “微微!你……”吴娇娇在一旁叫着。
  “他们是什么人啊!”麻干也在一旁叫嚷着。
  王示没有说话,目光平静,许微微突然用力咬住王示的手,心里却十分地高兴,因为王示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
  “微微!微微!微微!”,“许微微!”吴娇娇和麻干看着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下意识地叫着她的名字,周边的人也都楞了。
  此时的王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摩着许微微的头发。他想许微微可能是被这些小流氓给欺负了,所以把怨气发在了自己身上,可是自己这也是肉啊,这个死妮子!以为不痛啊!这笔帐就算在他们身上吧!
  “小子!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几个痞子冲着王示骂。王示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轻捻着许微微的秀发。
  “他妈的!你他妈你不说话。”个子这时已经起来了一看到罪魁祸首几一脚踹在王示的头上,王示的身子轻微地动了一下,在抚摩许微微头发的手捏成了拳头。
  “我去报警!”吴娇娇说着就要走。
  “娇娇!”半天不开口的王示叫住了她。
  感到手上滴了几滴热乎乎液体,王示低下头轻柔地问:“嗳!微微!你咬了这么久,休息一会儿吧!”
  许微微松开了口听话地站起来,走到了吴娇娇和麻杆那里。吴娇娇一边帮她整理衣服一边问事情的情况。那个叫个子的人一看美人走了就要上来拉,就在他要越过王示的时候身体突然向前扑去。这时王示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吴娇娇等人的视线。
  “你们先去外面卖几瓶水吧,我有点渴了。麻杆你带她们去。”王示说。
  “小子,长得挺高得嘛,打了人就想跑吗?”与哈韩装同来的几个人围了上来。
  “妈的,小比崽子,我他妈撕了你!”几个人都骂骂咧咧的。
  刚刚被绊到的哈韩装站在最前面,他在打量王示。其实当王示这个人一出现他就在警惕着,因为从王示的身材和气势上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要不是今天的女孩太漂亮又使自己吃了瘪,他才不想招惹他。
  王示后来的被动挨打使他有些疑虑。因为“咬人的狗不出声”这是四爹经常对他说的,也是今天自己带队出来时,四爹反复和自己说的。
  自己在打王示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强者的感觉,反而有被打的感觉。其实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在这种公共场合调戏女人,但是今天自己第一次带队所以当着这帮手下自己想表现一下,加上今天这个妞实在是正点所以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现在又想缩,又怕丢面子不敢缩,真是骑虎难下了。
  “我们到那里去吧,我想要方便一点。”王示抬手一指场外。那是运动场周边拆得七零八落的旧平房,周围长满了野草。
  “好小子!走!”哈韩装和几个人围着王示。
  “不用这样,我比你们更想快点到!”王示给了吴娇娇一个放心的眼神,又微笑地看了许微微一眼就要转身走。
  “嗳!王示。”好久没有说话的麻杆叫住了他,脸上一副委屈的表情。
  “你,有什么事吗?”这个小子现在还有心情搞笑。
  “你刚刚怎么……怎么不看我一眼?”吴娇娇和许微微楞了一下,仔细地看了看王示又看了看麻杆。
  “你这个家伙!”王示笑了一下有看了麻杆一眼就和哈韩装等人出了网球场了。
  其实王示很感谢麻杆刚才的话,不仅暂时转移了娇娇和微微的注意同时也放松了自己的心情。不过吴娇娇那里……交给麻杆了。
  “你怎么不跟着去啊!”吴娇娇催促着麻杆。
  “王示他……他不要我跟进去,他行的,你放心了!”刚才王示已经用眼神传达了他的信息,“不要跟来,我行的。照顾好她们。”几年的兄弟麻杆知道王示想一个人解决。
  等了没有两分钟吴娇娇就不耐烦了,“马瑞!你带我去看看嘛!”
  “王示他可以的,再等等看。”麻杆说。
  “可是,对方有6个人啊。”吴娇娇担心地说。
  “对啊,对啊,你带我们去看看好不好。”许微微也在一边劝着。
  麻杆虽然知道王示的实力,但这一次是6个人他自己也没什么底,又有吴娇娇不断地分析地种种“可能”,“哎!好吧!我带你们去。”
  王示是最清楚结果的人了,而且他今天还准备来一个闪电战还有一点小小的坏主意,嘿嘿!王示看看四周,到处都是砖头,挺搁脚的,其间是一尺多高的杂草,有几个墙角处有火熏的痕迹,那是附近的流浪汉留下的。
  “嗯,是个打架的所在。”王示想。
  “来吧!我们来个了断。”王示扭动几下脖子受臂自然下垂,眼睛看着将他围成一圈的小痞子。
  “妈的!我让你狂!”哈韩装朝地下啐了口吐沫,几个人同时冲了上来。
  哈韩装冲得最快,一拳直奔王示的鼻梁,王示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可拳头在离王示的眼睛一寸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因为王示的左脚已经踹在他的小腹上了,结结实实地一脚踹得让他喘不过气来,身体慢慢地弯下然后扑到在地上。
  这个突然地变化使其他上来的人惊讶地呆住了,机不可失就在其他人愣神的时候,王示的脚又开始动了。
  “仆、仆、仆……”一连串的声音过后就只有王示一个人站着了。
  “你们觉得怎么样啊?”王示心不在焉地问他们。
  今天这帮人都是些垃圾,真不禁打,好在自己想好了一个点子,要不然真是没意思,王示的眼睛开始在周围扫来扫去,因为目的只完成了一半,他要完成下一部分了。
  “咳……咳……你……”几个还能出声的人也只剩到在地上咳嗽的份了。王示下手并不是很重,这到不是他下不了手,是因为还有余兴节目。
  “哎呀!是老鼠啊!”清脆的女声。
  “老鼠?”王示眉毛一扬带动着面部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笑。
  “我说你们不要来嘛,现在看到一只老鼠也吓成这样,王示他一定会搞定的啦。”
  “去!去!去!讨厌!”隔着一段短墙就听见麻杆和娇娇他们的声音。
  麻杆今天是领教了什么是女人了,从王示离开到现在吴娇娇的嘴就没闲着,不是说他不够朋友就是什么胆小鬼一类的话。自己都不知道平常挺文静的一女生今天怎么就成这样了。到是平常话最多的许微微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大吵大闹,只是平静地跟在吴娇娇的后面,看来是受了惊吓。
  本来王示把自己留下来意思一是:他自己有这个能力对付那帮人,二是:王示怕这两个娇娇女又招惹什么事,要是有自己也能应付一下。可自己就这几分钟就在美女的甜言蜜语外加夹枪代棒的言语攻势下败退下来。这不又违了王示的意思,在吴娇娇的吵嚷下带着来了吗,哎!这活人难啊!
  “哼!你还好意思说,还是他的兄弟呢,什么嘛,打架都不帮着。”吴娇娇生气地说。
  麻杆已经停止了“反抗了”,只是耷拉个脑袋,那样子就是来吧!我就是一死猪任由开水泼吧。
  “是我让他不要跟来的。”王示转过墙。
  “我说吧,是他不要我们来的。”麻杆指着王示就像苦主找到声诉的对象一样。
  “王示,幸好你来了,我都快被这个姑奶奶给吃了。”
  “王示!”
  “王示!你没事吧?”吴娇娇根本就没理他说的话,一看到王示就扑了上去问长问短的。
  许微微只是平静地看着王示,但眼中已经有了不似以往的神情。
  “没事了,刚才我给你出气了,要不要看看他们的样子?”王示对许微微说道。
  许微微点了点头,同时紧了紧握着的拳头,她可不是什么善主,从小到大那受过这个,看她显得越平静就越是不妙。王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你这么快就把他们给摆平了?”麻杆有点不相信,他以前和王示一起打过架,也知道他的身手,平常的几个小痞子还用不着他,但就这么几分钟就完全结束了,这简直就是小说书嘛。
  “你不信啊?自己进去看看吧。”王示指了指墙后边。
  麻杆没等他再说什么就已经转过了墙。
  “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就去了,你啊!”吴娇娇还在埋怨。
  王示忙赶着说好话。
  “我的天啊!王示,你这个假期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厉害?那几个人要站起来都困难,我是服了你了!”麻杆竖起了大拇指。
  “那当然了,你以为都像你啊。”吴娇娇撇着嘴说。
  “那好了,我们走吧。”吴娇娇早想离开这个地方了,因为今天许微微有点不大对劲,神情呆呆的。
  “等一等,我想送他们一件礼物,你们先走吧,许微微你来一下。”
  “王示!”
  “你放心。”王示对娇娇说完又盯了麻杆一眼,意思是这次不要出漏了,就转过了墙。
  “礼物?”两个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王示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只有麻杆看着他那张脸就知道他要恶作剧了。
  “许微微!来吧!”王示又催了一声。
  “走了。”麻杆硬拉着吴娇娇走了,他可不想再出错了,过了一个假期王示的气势和原来不一样了有一种使人信服的力量。
  哈韩装挣扎着爬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今天是遇到鬼了,这是他现在的想法。自己方面6个人居然在几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就被放翻了,那家伙是人吗?
  “哟!这么快就站起来了。”王示和许微微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这个混蛋!”许微微上去就是一脚蹬在哈韩装的脸上,然后哈韩装他们几个就成了许微微的沙袋了。
  刚刚王示踢的都是他们的经脉,所以这时候他们还没恢复,只好当沙包了。
  又踢了几脚,许微微停了下来呼呼地喘气,看看周围好象王示不在了。
  “打人也是件体力活。”王示从一个破屋里转了出来,手里多了个袋子,袋子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动。
  “你是说我体力不行?”许微微瞪着王示说,只是这一次是带着微笑的,看着好象是情侣在斗嘴。
  “看来你刚才狠狠地发泄了之后你又变回你自己了,好!我想玩个游戏你敢不敢一起来。”王示晃了晃手中的袋子,眼中也只是笑意。
  “来就来!怕你啊。”许微微挺了挺胸,一副姑奶奶怕你吗的样子。
  “OK!”王示的拇指和中指打了个响,他走到哈韩装的面前,几个痞子都看着王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王示左手捏开哈韩装的嘴,右手捏着手中的塑料袋。
  “吱!吱!吱!”里面有东西在叫,等东西漏出了头,众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老……老鼠!你想……你………”哈韩装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只扭动着的老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这个男人实在是个怪物,看样子好象是学生,有这么恐怖的学生吗?我的妈呀!自己怎么会招惹到他呢?”他自己开始后悔了,可是王示的话却使在场的人都差点晕死过去。
  “怎么了,你吃了它吧?怎么样?”王示一脸认真的表情。
  “吃……吃……吃呕……”哈韩装已经被吓傻了。
  两眼发直地看着王示手中的老鼠不断地接近,全身不住地抖动。剩下的人看着这一幕,都不自觉地后移,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因为身体酸软没办法移动简直就是在地上蹭着向后移,没有人想留在这里。
  许微微做梦都没想到礼物就是指这个,自己的下巴在发抖了,她听到自己和其他人牙齿打架的声音,看着倒在地上扭动着的人。看看王示的脸,天哪!王示脸上的表情……就像……就像是在做数学题一样——小心而且认真。
  这种认真的表情和他现在所做的事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场景,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咚!咚!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今天这么恐怖的事。
  “我错了!老大!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这群痞子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开始不停地磕头,而且几个头下去脑门上都带了血。
  王示看了看许微微,“嗨!你说怎么样?”
  “啊!好……好……好……”过度地震撼已经使许微微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只是本能地说。
  “好吧!就这样吧。”王示松开了手。
  “啊!”随着一声凄惨地叫声,就在老鼠蹭在他脸上时哈韩装晕了过去,一只灰色的老鼠穿窜入了草丛,一股骚味从哈韩装身上传出来了。
  王示架着许微微离开了,身后一片哭声,王示是笑着离开的。
  “后来你怎么他们了?”吴娇娇从厨房里端出一盘水果。“没怎么?吓唬了他们一下。”王示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
  “不是吧!微微回来的时候,自行车都骑不动了!”
  “可能是今天小流氓的事吧?受了太多惊吓。”王示拿起一片苹果塞住了娇娇的嘴,眼睛却看到了被许微微咬伤的手,心里有种堵的感觉。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你去开一下门。”吴娇娇在厨房里说。
  “你?”王示打开门就看见许微微。
  许微微看了王示一眼就进了门,坐到了沙发上。
  “微微?你现在还好吧?今天真是吓死我了,要不是王示……”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许微微打断了吴娇娇的话,眼睛盯着王示。
  “给我倒杯酒。”王示坐在许微微的对面,看来今天没吓住她王示心里想。
  在许微微面前吓唬那些人是有目的的,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了。
  一会儿吴娇娇给王示来了一杯酒,给自己和许微微各人一杯可乐。
  “不!我也要和他一样的酒。”许微微的眼睛一直盯着王示。
  “微微!”吴娇娇担心地看着王示。
  “给她!”王示嘬了口酒。
  酒上来了,吴娇娇刚要坐下就听许微微说:“我想和王示单独谈谈。”
  吴娇娇想离开却被王示拉着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我的任何事她都可以知道。”王示侧着头温柔地看着吴娇娇,手抚摩着她柔顺的长发。
  “我是为你好!王示!”许微微看着王示轻柔地动作语气也加重了。
  “这到不必!我王示没有什么可瞒着娇娇的,你说吧。是不是今天下午的事啊?”王示抬眼看着许微微。
  “我想……我先……”吴娇娇看看王示又看看许微微还是决定先退一下。
  “你那里都不许去,就待在我身边。”王示打断了她。
  “好!好!!王示……你!”许微微手指着王示。
  “哇!”许微微扑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你怎么这样啊!你知道微微要说什么吗?你就这样?去!去!去!一边呆着去!”吴娇娇搂着许微微说。
  王示耸了耸肩,端着酒杯到了阳台上,好一会儿,许微微才收住了声音。
  把许微微带到了房间,“你到底怎么了?”吴娇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