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字手机在线,久久青草大香蕉网,手机在线看亚洲AV天堂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6

我知道这个论坛是在一年前,号都被删了两次吧,我当时看到你们这些高级会员时只觉得你们不过是早来了一阵,多发了些贴。但当我真正作为一个写者看我的回复时,虽然我写得很差但你们还是在回复中表示了支持
  每次看到有些人几天就80甚至100多K地贴文,真是汗都下来了。你们给每一个写文的人鼓励和支持,真是名符其实的。谢谢你们了!我虽然写得慢,但我会写下去。看到我已经是原创了这心啊,扑、扑的。明天老总叫我出差了,哎!我走先了!就只有这么多了,抱歉。我回来一定加上!
  我回复斑竹的贴说4月份,这里说一下4月中旬后我一定写。见谅!
  **********************************************************************装饰精美而又不失雅致的房间里,一位美妇人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湿漉漉的头发。因为空调开得很合适,女人就只穿着一件睡裙,光着脚丫,撒着拖鞋,显然是刚洗完澡。梳妆台的镜子里映出她美丽,精细的五官,浓密且黑亮如缎子般的长发。如果说人类是上帝制造出来的话,那上帝在制造她的时候绝对是精力最集中的时候,因为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望着镜中的自己,美妇人的眼中流露出迷茫和困惑。
  “妈妈,”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客厅传来,随着话音一个美少女就推门走到了梳妆台前。“妈妈,你真漂亮。”女孩看着镜中的影像由衷地赞美。
  听着女儿的赞美,美妇人高兴地笑笑,口上却说:“死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给妈妈灌迷汤了?”
  “妈妈,人家说的是实话吗。”女孩不依地摇晃着美妇人的胳膊。
  “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妈妈撒娇啊?”女人爱怜地抚摩着女孩的头,“去洗个澡,看你一身脏兮兮的。”
  “是。”女儿立正向母亲敬了礼,笑着跑出了门。看着女儿的身影女人眼中又出现了困惑。
  这对母女就是柳柔柯和王贝,女儿王贝今天到学校报到去了,刚刚回来。今天回来柔柯就在想火车上的事,对于自己的主子端木赐自己从来没有怀疑、没有违抗,但今天她却有了一个令自己吃惊的想法:离开他,离开端木赐去寻求自己的生活。
  自己作为秦柔的这段时间里,在现代的世界中生活的很好,是一个成功的女性,有自己的事业、生活。要放弃吗?这一切都是如此清晰。而大夏国远在另一个时空,对于大夏国自己已经完成了找寻端木的使命,该结束了。我要和贝贝生活在这里,我要看着女儿结婚、生子,一切没有他也一样。
  想到这里柔柯走进了女儿的房间,女孩刚洗完澡身上只穿了内衣站在床上,看见母亲进来女孩侧着头擦拭着头发问:“妈,饭这么快就好了?”
  柔柯没有回答她,静静地走到床边坐下,女孩也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同,披上衣服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母亲对面。
  “贝贝,今天报到顺利吗?”柔柯想了半天觉得还是慢慢和女儿说。
  “顺利啊,怎么了?”
  “和好些同学见面了吧?”
  “嗯,”女孩见母亲没说什么重要的事又开始擦头发了。
  “那……那上次追你那个学美术的……”
  “妈啊~我都说了那不可能的。你怎么想起这事来了?”柔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儿打断了。
  “我也就随便问问,一会儿吃饭了啊。”柔柯想了想又把话咽了回去,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就出去了。王贝若有所思看着母亲的身影。
  晚饭在沉闷的气氛中结束,柔柯收拾好一切坐在沙发上,吃饭的时候她几次想开口都没说出来。
  “妈,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王贝站在母亲肩膀上轻轻地揉捏着。
  感受着女儿的孝心柔柯把女儿拉到面前坐下,“贝贝,你想不想回去?”
  “想啊,我想念凤凰殿,想念娇云姐姐……”女孩流露出神往的眼神。想到自己走前花娇云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柔柯突然有了犹豫。(花娇云和柔柯母女是端木赐最宠幸的三个女人)
  “那……那……这儿不好吗?”柔柯打断了女儿的思绪。
  “妈,你怎么了?你不跟主子回去了?”王贝惊异地看着母亲。
  柔柯也惊讶于女儿的敏感和反应,“我想…我想我们留在这儿也不错啊。”
  柔柯终于说出口了,“贝贝,我们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不是很好吗?你还有两年就毕业了,你会有令人羡慕的工作,会有一个爱你丈夫,幸福的家庭……”
  女儿静静地听着没有反驳。“青鸟”已经交给了王示,王示要用最短的时间恢复自己,所以不能再让“青鸟”的力量分散。柔柯思感的力量也被“青鸟”收回了,没法掌握女儿的心思。
  “妈,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沉默了许久的王贝说完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吁~”王示嘬了一口手中的酒,强烈的酒气使他吸了口气才保存住了,他喜欢酒气被吸进肺里的感觉。娇娇在得到了满足后已经睡了,王示以前有事后烟的习惯,现在烟戒了就只好换酒了。九点钟接到柔柯的电话说她明天有个手术,原本明天去她家的计划要取消了。
  今天晚上天气出奇的好,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床上。娇娇睡得很熟,俏脸上露出甜美的笑,这妮子又不知在做什么美梦,王示爱怜地拨了拨她脸上了头发。
  突然王示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他顺着感觉盘腿坐了起来,双手手心向上放在膝盖上。感觉是月光引导着他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境地。这是个花开的季节,到处都是粉红的桃花,一个俊美的男人和柔柯坐在桃花包围的石凳上,柔柯穿着宫装依旧是那么美丽,男人俊秀脱俗的几近完美,眼中淡淡的紫气又加了几分邪异。王示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端木一凰。
  “好美的桃花啊。”怀中的柔柯发出了赞叹。看着她诱人的红唇男人轻轻地印了上去,良久才分开,娇媚的脸上两朵红晕看得男人一阵心颤。这时柔柯低着头说:“主子,奴家想……想……”
  “想什么?”
  “想这桃林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呢?要能去看一看该多好啊!”柔柯的语气中充满了向往和渴望。
  男人说:“你去看看吧。”
  “要是到了外面奴家玩高兴了不回来了怎么办?”柔柯在男人的怀中调皮地说。
  “如果是那样,我就绑你回来!”男人紧了紧手臂霸道地回答。王示慢慢地“醒”了过来,望着窗外微亮的天,一丝邪异的笑挂在嘴角。
  这时大脑里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响起:“好了,端木,噢!王示!我又见到你了。”
  “闭嘴!你个老顽童,少阴阳怪气的,没事净给我找事!这回我的宝宝要有什么事,哼!”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闷了好久突然变得又阴又奸地说:“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害我白高兴一场。”
  “哼!”这次的味道有点恨恨的。
  又沉默了一阵又阴又奸的说:“小子,这……这个摊子就交给你了。”
  “你什么时候变结巴了?哈哈哈。”
  自己的记忆在火车上只恢复了一半,现在大部分都恢复了。那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在火车上也出现过一次,他是自己的另一位师傅,自己作为风流浪子的本事有一半都是他传授的。
  王示一直认为其实人是极端复杂的生物,有其多面性的,有善的一面,有恶的一面,看你碰到的是他的哪一面了。
  比如说自己的这位师傅,他为人阴险毒辣,睚疵必报,平时鲜有人敢和他说话,更别说是顶撞他了,可他惟独对自己是百般爱护。自己如何骂他都好似说完就完了,只是双方在说完时都不免放几句狠话,这总让王示觉得自己和他就好象两个少年打架一样,在打完后不服气的总要搁几句横话才走,以显示自己没怕了你。
  这种感觉一直藏在王示的心里,他觉得和老家伙有一种默契似的,大家都不说都明白。
  直起身来伸了个腰,王示开始在厨房里忙了起来,这都是这张嘴闹的,想想自己从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可都怪自己的嘴太刁了,真真太刁了。以前记忆没恢复之前就吃食堂都香着呐,现在自己端木的记忆回来了,嘴馋的毛病也回来了。
  提起这事王示就有气,今晚饭娇娇说在家吃,老规矩,娇娇做菜王示煮饭。
  说老实话现在的女孩像娇娇这样会整几个能端得上桌子的菜,就已经少得很了。
  可王示呢?吃了一筷子就吐出来了,娇娇见了吓了一跳,以为怎么了?王示就说是菜太好吃了,一下子咬到舌头了。
  这下可好,美女是乐翻了,王示可是捏着鼻子当了回“静盘使者”,王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于是晚上娇娇就被他狠狠的“惩罚”一顿。
  “好香啊!”娇娇看着桌上的菜。
  “快去洗漱。”王示拍了拍娇娇的小屁股。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王示和娇娇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她父母的同意,所以王示没看人就开了门。
  “怎么是你啊?”真是冤家,躲都躲不开。原来叫门的是许微微。她今天又是一身运动装,只是换成杏黄色了。
  “怎么,不欢迎啊?不是那么巧搅了你的好事吧?”许微微说着看了一眼王示,因为在家里王示就只穿了件睡衣。看这样子好象是找娇娇晨练的,王示没言语就把她让了进来。
  “听说男人在关键时候被打断是要阳痿的。”坐在沙发上许微微又来一句。
  “谁啊?”浴室里娇娇问。
  王示走到了沙发的一侧,刚好挡在浴室和许微微之间,“哦,推销药的。”
  王示看着许微微笑着说。
  “药?”娇娇把头伸了出来。
  “是,推销壮阳药的,还是一女的,新鲜吧。”王示闪开了身,娇娇这才看到了许微微已经气得不行的脸。
  “你怎么这样说她呢,你看人都不理我了。”娇娇埋怨着。
  王示和娇娇骑着自行车,走在到S市的运动场去的路上,这个运动场是刚建成的,听说一般的室外运动场地都有,于是娇娇和许微微昨天就商量好早上来看看,可晚上和王示一疯起来就忘了和王示说。
  “没事,她是气我又不是你,你看她慢下来了不是。”王示冲着骑在前面的许微微一努嘴。果然许微微慢下来了。王示和娇娇紧踩了几下赶了上来。
  “你们俩也真是的,这是大街上,别腻了!快点啊!”许微微没好气地说。
  王示刚想还嘴就感到娇娇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好,好,好!我快点!”娇娇骑了上去。
  运动场里还真是什么都有,只是在周边有些没拆的平房,周围长满了野草。
  娇娇和许微微去了网球场,王示在篮球场转了一圈就想到网球场去了。这场子的人球玩得太嫩,都是些初中生,想想自己187CM的个和这帮小子们玩,传出去忒丢人。
  网球场一共有三个场子,里边人不多,只是有几个小伙子蹲在场边。“我们离他们远点。”娇娇和许微微商量着到边上的场子打了起来。
  “嗨!王示!”王示回头一看,是自己一个寝室的,外号麻杆,经常和自己一起打球。
  “你怎么在这儿?”王示问。
  “我家就在这附近。你呢?不会是在这儿打篮球吧?”
  “咳,还不是娇娇叫我来的,怎么样,单挑,12个球。”
  “来就来。”
  娇娇和许微微打了几局,休息了。“我去看看王示。”娇娇说,许微微也没拦着。
  娇娇走了,许微微一个人坐着感到有点孤单,娇娇和自己一起长大,虽然有了男朋友但还是经常来找自己,可自己总觉得少了什么。想起王示许微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他吵架,他这人其实挺好的,为人豪爽,对人又体贴,虽然经常和自己吵架但每次都是他让着自己的。可自己为什么一见他就想整他呢?答案令许微微吓了一跳——爱上他了。
  “美女!美女!”许微微转头一看,是那几个蹲在场边的小伙子。许微微侧了个头没理他们。
  “那个MM走了,我们一起打~啊~”为首的一身哈韩装挑着眉毛说。
  许微微收拾东西就准备走。“怎么了?走啊,哪去啊?”为首的一把就抓住了许微微的胳膊。
  “你放开我,要不我喊人了。”许微微瞪着眼说。
  “喊啊?喊啊!”说着就把许微微抱在了怀里。许微微极力地挣扎,可是力量的悬殊太大了。男人手已经开始在许微微的身上乱摸了。“好标致的小妞啊,这回没白来啊。”其他的人都笑得很猥琐。现在许微微的心里只想着一个人——王示。
  王示和麻杆的比赛没多少时间就结束了,自从王示觉醒后身体上也发生了变化,速度、力量都大幅度的提高了,今天只用了20分钟就搞定了。自己还收起了九成九的力量。王示越来越感到蕴藏在自己身体里力量的可怕性了。
  球打得是痛快,可是自己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