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字手机在线,久久青草大香蕉网,手机在线看亚洲AV天堂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5

王示躺在舒适的热水中,不时地啜着手中端着的深黄色的酒。这是他走之前自己泡制的酒,里面泡的什么他都不大清楚,只是知道里面的药材花了自己不少钱。想起这泡酒方子的来源,王示就忍不住想笑,这张方子是吴娇娇的祖上传下来的,究竟是哪一辈祖宗给她们留的,这就连她姥姥这辈人里都没有知道的
  自己前几个月和娇娇收拾这屋子的时候从娇娇妈妈的首饰盒里发现的,王示无聊之际拿着它出去找了个老中医给看了看,他说是一记温补的方子。王示又问他能不能泡酒喝?那老中医装模作样地看了半天,又问是谁喝?王示说是自己,老中医就笑着说:“没问题,你身体这么好,一定撑得起。”
  既然自己能喝,又是一记补药方子,王示就照着抓齐了药泡了酒。喝了两个月什么都没变,倒是有了它让王示戒掉了烟,真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咿呀~~”浴室的门开了,王示转了个头,看到吴娇娇穿着米黄色的睡衣走了进来。
  “嘻嘻!”带着调皮的笑,吴娇娇以优美的姿势脱掉了睡衣,露出美丽的身体,看到王示的眼睛停留在自己的乳房上,粉红的小蓓蕾慢慢地站了起来。
  王示的目光放肆地在娇娇的身上来回地巡视着,娇娇不但没有害羞,反而将自己的身体挺直迎着王示的眼光,甚至慢慢地转着圈。
  这青春的身体让男人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你真是个迷死人的小妖精,来来,到这儿来。”王示放下酒杯张开臂膀。吴娇娇宛如温顺的猫,顺从地趴在王示的胸前:“不能叫我小妖精,多难听啊!”
  “好了,宝贝,你应该是美丽的精灵,为了解救我这个凡人而舍弃了自己的高贵来到着红尘俗世。”
  “算你会说话!来,奖励你一个。”说完在王示的嘴上亲了一下,双手抱着王示的脖子,丰挺的乳房紧紧地贴着男人的胸。
  王示的手沿着脊椎在娇娇光滑的背上轻轻地抚弄着,“这是什么?”娇娇看到王示胸前一个奇怪的挂饰,它通体为奇异的紫色,在浴室的灯光下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噢,忘了告诉你,这是我这次回家的一大收获,我叫它‘青鸟’,从此就是我的幸运符了。”
  娇娇用手托住它慢慢地玩弄着,“真的很美!”娇娇由衷地赞叹道。可是王示却听到了赞叹下的一丝悲伤,轻轻地抬起娇娇的头,看着这如此娇媚的脸上那丝淡淡的哀伤,王示感到了愧疚。
  “娇娇。”
  “嗯,不叫我宝贝了吗?是不是我不可爱了?”娇娇将头埋入男人的怀中,喃喃地说。
  王示出了口气:“不是。”
  “那是什么?”娇娇又喃喃地说。
  感觉到了胸前的几滴热液,王示知道这妮子已经猜到了一些事了,因为自己从来就没有戴过什么项链之类的东西,小妮子太瞭解自己了。王示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将娇娇搂在怀中,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比我漂亮吗?”彼此沉默了一会后,娇娇平静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这样吧,我来做一件事,你也许就明白了。”王示抬起娇娇的头,温柔地吻去了她的眼中的泪水,然后集中意识让思感进入娇娇的大脑,将自己在火车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娇娇的脑中重放了一遍。
  娇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一样盯着王示。娇娇的神情在王示的意料中,因为如此荒唐的故事,在这个凡事都讲求科学和证据的现代社会里,恐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接受的,娇娇没有冲出浴室或是打120,王示就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怎么样?这就是所有的一切了。我都不知道怎样和你说这一切,也不知道怎样来说我的现在,我现在就像个双面人,有着前身记忆……”王示边说边看着娇娇的脸色,毕竟这件事情本身就太离奇了。
  但出乎王示的意料是,娇娇没有再用那种见鬼的眼神盯着自己,而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王示这时没有用思感去窥探娇娇的思维,因为他觉得窥探她的心思然后迎合着她说话,把这种方法用在娇娇身上是一种卑鄙的行为,他现在只想把事情和娇娇说清楚,说清楚之后怎么办他自己也不知道。
  “听着……我真得没有……”王示的话说了一半又停住了,他不知道如何开头,站在娇娇的立场上,他自己都认为自己真他妈不是东西。
  沉默了一阵,吴娇娇突然死命地抱住王示的身体,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喊道: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端木赐,从什么地方来的,我只知道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王示紧紧地搂着这个对自己如此痴情的女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能给她什么样的承诺呢?
  水有点凉了,王示又放进了些热水。浴缸足够宽,王示慢慢地把娇娇翻了个身,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前胸贴着她光滑的后背,嘴唇含着可爱的耳垂,左手用力地握住一侧的乳房,平静地说:“我现在不能说我只爱你一个,因为我不想骗你。我现在心很乱,不管我是不是什么端木赐,但我永远是你认识的王示,那个为你疯狂的王示。从我来这个学校看到你开始,到和你交往的第一天起一直到现在,你一直是我生活的主宰,明天你依然是我的主宰。我不知道你现在能听进去多少,但我要你知道,你,休想离开我。”
  听着王示第一次对自己表白他内心的想法,而且又是用这种霸道的态度,却带给自己一种归属的感觉。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因为在别人眼里自己是校长的千金、成绩优秀的学生会干部,论外貌又是历史系的系花。这一切是每一个女生想要的,但自己却过得并不开心,优异的学习成绩已经成为自己的负担,每次考试时自己的那种紧张程度是一般人想不到的。还有自己的父母……美丽的外表和家庭背景,又使自己从成人起就不断被狂蜂浪蝶所纠缠。
  直到遇见了王示后,他诙谐幽默语言和积极奋斗的人生观逐渐改变了自己,他在学习和生活中鼓励着自己,帮助自己。这正是娇娇所需要的,他给予的那份爱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在第一次把自己交给他时,娇娇就抱着从一而终的思想了。这种归属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思维和行动已经不再由自己控制了,而是以王示的喜怒为参照、为标准,自己可以完完全全地信任他,这种信任甚至是一种盲目的,甚至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永远不会反对。
  慢慢地王示感到娇娇紧绷的身体缓和了下来,娇娇回头笑着说:“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在你的心中是如此的地位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
  “你不生气了?嗳!你是不是在想……噢!”因为娇娇沉默的时间太长了,王示忍不住刺探了娇娇的想法,当感受到娇娇对自己的信心是如此地坚定时,王示的心里沉甸甸的,自己自问:“娇娃如此得情深意重,王示啊王示,你用什么来面对这一切呢?”
  感受到娇娇女的气已经消散了,就想说点改变气氛的话,可没想到话说了一半,就被娇娇以“纤手捏”的手法给打断了。
  娇娇向后靠了靠,把王示空着的手放在了自己另一侧的乳房上,贝齿浅浅地咬着红唇,回头娇媚地说:“奖励你的……”看来是一天的云彩都散了。
  “嗯……嗯……嗯……”吴娇娇在王示的身下扭动着小蛮腰,王示的手在娇娇被爱液浸湿的花瓣处尽情地挑逗着,乌黑的阴毛中间藏着像蜜桃一般的鼓鼓肉缝,鲜红的阴蒂站立着,两片粉红阴唇不停地张合,阴滑腻的爱液不断地流出,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
  王示轻柔地梳理着娇娇浓密的阴毛,突然指尖一滑拨开了花瓣,手立即被温暖湿润的嫩肉热情地裹住。“啊……啊……啊……”身下的娇娇顿时弓起身子,小手紧紧地抓着床单。
  听说体毛发达的女人很敏感,比较容易兴奋,其他人自己不知道,但身下这个的小娇娃确实是极容易兴奋的。看着娇娇因身体弓起而挺立的乳房,王示马上把它含进嘴里,尽情地挑逗着粉红的小蓓蕾,同时加快了手指在阴道里的抽送,滑腻的爱液顺着手指流到了床上。
  “啊……啊……啊……”娇娇急促的呻吟使王示越加兴奋,抽送的频率开始剧烈。“来了……啊……啊……来……”娇娇雪白的肌肤逐渐变成了桃红色,纤手死死地抓住被单,腰部急切地上拱,“不行了,啊……”娇娇阴道的肉壁死死地咬住了王示的手指,一股热流冲了出来,娇娇亢奋的身体也落回了床上。
  王示轻柔地亲吻着娇娇高潮后泛红的肌肤,感觉到了男人的温柔,娇娇睁开眼睛,看到王示正坏笑地看着自己,又再娇羞地转过头去。
  “宝贝,你看。”娇娇抬起头,看到王示把沾满爱液的手神到自己面前,想起它刚才带给自己快乐,娇娇羞涩地伸出香舌轻轻舔着手指。
  看着温暖的小舌像猫儿一样在手上舔来舔去,王示不由得一阵肉紧,他将娇娇修长的双腿分开夹在自己腰部,手托着粉白丰满的屁股,扶着涨痛地肉棒抵在了娇娇早已湿润的阴道口,猛地一挺腰,肉棒进入了一个美妙的所在,肉棒被四周的嫩肉紧紧地包围着,王示紧绷的神经终於得到了一丝舒缓。
  “宝贝,你可真是紧啊!”王示一面缓缓地抽送,一面轻柔地捏弄着娇嫩的乳房。随着王示的挺动,娇娇原本鼻中的轻“嗯”声慢慢地转成了口中忘情的呻吟,“噗滋、噗滋、噗滋……”肉棒进出带出的爱液声更刺激着王示的神经。
  娇娇肉洞不停地蠕动着,“啊……啊……”娇娇的屁股极力地迎合着肉棒的抽送,嘴里含糊地叫着:“好……好……好舒服……啊……快点……快……快来了……”
  看着娇娇的身躯后仰,头因为兴奋地摆动,王示突然俯下身用力地将肉棒顶到了肉洞的深处,猛地吸了口气,肉棒变得炙热起来,而且剧烈地在肉洞中搅动着。
  娇娇本来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突然王示的肉棒变得异常的火烫,又好像插穿了自己,身体随着肉棒的搅动而疯狂地扭动。王示感到肉棒四周的嫩肉一阵强烈抽搐,紧紧地挤压着肉棒。
  “啊!妈妈呀!来了……啊……”娇娇的高亢的声音充满了整间屋子,同时一股又一股烫人的爱液冲刷着肉棒的顶端,王示也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肉棒一涨,灼热的精液打进了娇娇的子宫,娇娇玉手也因为快感太强烈而在王示的背上抓出了血痕。
  王示爱怜地抚摸着娇娇全身艳红的肌肤,以平静仍在高潮中的娇娇亢奋的神经。娇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瘫痪了,紧闭着双目,睫毛轻微地颤动着,这次的高潮来了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娇娇感觉灵魂都已经上天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感到王示轻柔地抚弄,娇娇慢慢地睁开眼睛猛地把王示压在身下,王示惊讶地以为这妮子食髓知味要再来一回合,这可麻烦了,自己还有事呢!
  娇娇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喃喃地说:“你刚才把人家的心都弄上天了……”其实刚才那招是自己刚从自己的前身端木赐那里学来的,当时看到娇娇乖巧的样子就不经意地使了出来。
  “看你得意的样,我告诉你噢,我不管你从哪里学来的妖法,以后你都要像今天一样的对我好,要不然我……我……”话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哎,女人的脸变得可真快!王示又连忙赌咒发誓地哄得她破涕为笑后才算完事。
  娇娇温柔地整理着王示的衣服,说:“我和你一起走,我要到微微那儿去一趟。”
  王示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我有预感今天要碰到鬼。”
  “不许胡说!”娇娇笑着打了他一下。
  许微微是吴娇娇从小的死党,经管系的,是一个极其泼辣的女孩,自己当时追娇娇就是她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到后来和娇娇确立了关系之后,王示和她简直就是见面就吵,两人简直就是前世的冤家。吴娇娇为改善两人的关系也不知作了多少工作,但都是“智多星——无用”,哎!最后也只能眼不见为净由着他们闹去了。
  王示和娇娇出了门,刚到校门口就听到一个清脆声音:“嗨!娇娇!”声音确实是甜美。王示一听这声音就一个头两个大:“哎!真真是流年不利,刚过了年就触霉头。”
  “你小声点儿,让她听见了,你俩又要吵了。”娇娇一面朝着许微微走来的方向挥手表示听到了,一面加紧嘱咐王示。
  细长的眉毛、水灵的眼睛、精巧的鼻子、樱桃小口再配上一张瓜子脸,红褐色的头发简单地扎在脑后,紧身的红色运动服勾勒出青春的曲线,白色的细腰带更突出了纤细的腰身,同样白色的高腰运动鞋显示出比例均匀的腿部线条。
  看着这么动人的女孩,王示却希望离她越远越好。哼!不知道多少人被这美丽的外表所迷惑,以为她是个活泼开朗的人,像天使一样,其实……哼!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心眼,阴险人物,恶魔!!!
  “呦,王示啊,你回来了?”许微微脸上绽放着美丽的笑容,引得周围的人们都看向这边。
  ‘做作!卖弄风骚!’王示心里想着,嘴上却说:“是啊,今天才到的。你去运动了?”
  “是啊,人家都说春睏秋乏,我听人说运动一下会比较好。你们这是从哪里来?”
  娇娇想起和王示的一场大战,又红霞上脸了。本来娇娇云雨之后眼角眉梢就掩不住风情,又想起下午的那场大战,这时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你这个色狼,一来就整这些事!”许微微还不甘地说。在娇娇娇羞得转过头去的时候,王示就觉得腰上一痛,果不其然,低头就看见许微微那嘲笑外加恼怒的眼神。
  “看看,啊看看,你恶魔的尾巴露出来了吧?我以为你能装多久呢!阳光女孩,啊呸!以前这样的暗亏自己不知吃了多少,每次都忍了,今天,哼!让你欺负我?”王示同样在她白色的运动鞋上踩了一脚。
  “咳!你这个小心眼儿,我就开了个玩笑,你至於踩我吗?”许微微指着鞋子上的黑印说。
  娇娇也责怪的看了王示一眼,许微微刚才的动作确又有点亲密。王示怕娇娇误会,只好强笑着说了声不好意思。哪知这疯丫头根本不知进退地说:“赔礼要有点儿诚意嘛,你这算什么?”
  “好了,好了,我找你还有事儿呢!走吧。王示,我走了!”娇娇一看又来了,赶忙拉着许微微走了。王示忿忿地叹了口气,走向教务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