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熟女少妇色区,人人色在线视频国产极品少妇,色综合成人在线视频内射人妻少妇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4

“难道他就是。不、不、不他是,他要是不是那紫光呢紫光如何解释?他眼中的紫光又如何解释?”女人边走边想
  “妈妈,你在想什么?”女孩拿着面已经到了母亲的身后。
  “你先来吧,我想到通道去透透气。”女人想整整迷乱的思绪,今天发生的事大多了、太突然了,让一向冷静的她也乱了分寸。
  “我怎么了,静一静,想一想。但那紫色的眼光可是他独有的啊!还有‘青鸟’,在他以我的身体为介质接触到它的那一刹那,‘青鸟’苏醒了因而发出了圣光同时加注在我和贝贝身上。‘青鸟’只服从他一个人,还有他抚摩我时的那种末名的甜蜜。天哪!是他!是他!只有他才能使我有那种幸福的感觉。神啊,你一定是听到了柔柯虔诚祈祷了,我的主啊!你终于回来了。”
  “妈妈,吃饭了。”女儿的呼唤使得柔柯回过神来。
  “好,妈妈马上就来。”因为心结已经解开,女人又恢复先前的从容,手理了理耳边的头发走出了通过台。
  一百多只碗都用清水涮过之后,小狗儿已经忙完了一天的最后一件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之后他坐在火灶旁边,开始吃晚饭。
  “刘婶,刘婶。”小狗儿一进厨房就喊。
  “来了,来了,小催命鬼。今天我特地给你留了个好菜。”刘婶说着从灶上的大铁锅中端了碗香喷喷的红烧肉放在狗儿的面前。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狗儿一边问,一边筷子已经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好吃唉!刘婶你也一起吃吧?”
  “吃你的吧,小催命鬼……我吃过了,今天门主的妹妹——水静庵主慧云来了。”刘婶笑着说。
  “尼姑还吃肉啊?”
  “她不吃,你这个小催命鬼吃啊,今天我备的材料多我特地留着做给你的,一个人整院的杂活都是你做的,也不知道门主怎么想的。对了我有事到夫人那里去一趟,你慢慢吃小心别噎着。”说着腿已经跨出了门槛。
  狗儿美美地享受了这顿美食,用衣袖摸了摸嘴匆匆吃来到了无机门演武场,这时后无机门的弟子都在思过殿思过,这是无机门独特的地方,每个弟子在晚饭过后都要在思过殿中反省自己当天的进步和过失。
  小狗儿到了早晨休息的大青石旁,大青石在演武场边边上一个极不起眼的地方,此时的大青石旁却有一个白天没有的可供人出入的地道,因为地道口开得极为隐蔽,就是在青石旁也得仔细看才能发觉。
  狗儿看了看左右无人,熟练地进了地道,然后开动了机关,大青石又恢复了原先的位置。
  地道内都有灯火显然地道有着良好的通风设施,小狗儿绕了几个弯来到了一间灯火通明的石室内,石室内的地砖是大块的青石铺成,顺着青石石室的尽头一个高瘦的男人面向石室正中的香案负手而立。
  狗儿没感惊动他只是走到他的一侧垂手站定。好半晌男人转过头来,竟是先前和狗儿清早对话的吴先生。
  吴先生慈祥的看着狗儿说:“来晚了哦!”
  “是,师傅。”狗儿滑稽地吐了吐舌头。
  吴先生看着狗儿的样子微微地笑着走向左边的一间石室。
  “吴先生今天要教我什么?”小狗儿恭敬地问。
  吴先生看了他一眼说:“狗儿,你的无机气劲练得如何了?”
  “弟子恐怕是已经练到了第九重。”
  吴先生惊异地看着他转而又疑惑地问:“恐怕?”
  “弟子自认看懂了无机心法的第九篇上的那两个字,但是第九页的注释却被人撕走了,弟子不知是对了还是错了。”
  “你……你说给为师听……听……”吴先生眼中充满了兴奋。
  “好,”狗儿答应得很爽快,“无机就是混沌,无天,无地,无人。”
  吴先生这时显得极为高兴。
  “嘿!好小子,想当年无机门的前代掌门灵鸠子,在刚刚练满第八重天后大败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红魔,那时他就说过若将来有人练至第九重时,无机门为天下名门的时候就到了,哈哈哈!终于有了这一天了。”说着在胸口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页纸递给了狗儿,狗儿展开一看上面有一句话:
  混沌着,无天,无地,无人之境也。
  无机子注
  “这是无机门的开山祖师无机子写得最后一篇的注释想不到你年仅十七岁就已经超过了无机门数代掌门勘破了无机气劲,你以后的成就一定无可限量。”吴先生感慨地摸了摸狗儿的头。
  “都是师傅教得好,师傅,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似乎知道狗儿的问题,吴先生微微地点了点头。
  “从我记事起您一直在我身边教我读书、习武。但为什么我不能看日出而且必须在日出前离开?”
  “哎!缘分天注定,躲也躲不过。好!今天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来,随我来,”吴先生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带着小狗儿来到了先前的石室中,“来,到这儿来。”吴先生和小狗儿一前一后到了石室正中的香案前。
  漆黑香案上供着一个牌位,牌位上用金色的套子套着。狗儿只知道从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这个被金套子套着的牌位就摆放在这儿,先生每次都会在它前面站一阵子。
  吴先生道:“你在无机门也有十年了,想你也听说过昆仑老祖吧?”
  狗儿道:“知道,据说昆仑老祖已经近两百多岁的人了,是武林中的神话,难道说真有其人?”
  吴先生又道:“要知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像你这样小小年级就超越了现下的无机门主,那有怎么说呢?狗儿,你记住遇人做事切忌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我记住了,”吴先生看着狗儿谦虚的神态点了点头又道:“你可听过神剑和帝君?”
  “听过啊,这两个人和另一个叫邪凰的人是大家平日里说的最多的三个人。
  神剑、帝君是被誉为百年来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两人的文才武功都得到了被誉为神话的昆仑老祖的真传。神剑,人如其名当得上是剑法通神,在梨花山反击魔教的一战中一剑震九州使张狂了数十年的人魔易天心服口服地滚回了西域。听说那年他才十八岁啊。帝君嘛,他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但只是一年之内就平定了我们大夏国长达三十年的叛乱,就是造福黎民百姓,而且他并一举降伏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四方神将映达、丝慢、赤儿博和阿度里。因而在武功上被认为是和神剑并列地绝代天才,但他在兵法战略上要胜过神剑一踌。”
  吴先生微微地点头表示赞同。狗儿停了一下又继续道:“邪凰,他是昆仑山昆仑老祖的第三个弟子。此人的口碑不是很好,但却是大家谈论最多的一个人。
  他为人处事听凭一己喜好,放荡不拘、专爱眠花宿柳。他和那个千金在一起啊,明天和这个荡妇在一起了。刘婶她们最爱说他的风流韵事了。但因武功奇高又是昆仑老祖地弟子且素来机智诡变实在是江湖上极为难惹的人物。”
  “你说的都是一些江湖传言,而现在要说地是为师和这三人中其中一人的故事……”
  ***    ***    ***    ***柔柯想通了,深深地吸了气,走出了通过台。自己的女儿正在吃面,那个坏小子一改刚才的轻浮相,正爱怜地看着女儿,这是柔柯看到的情景。
  “妈,你来了。快,哥已经给你泡好了。”女人诧异地看着女儿。
  “我知道他是谁了,是他让我平常这么叫他的。”女孩羞涩地看了王示一眼解释道。
  “来,快吃吧。”听着男人轻柔地呼唤,柔柯在王示的眼中看到了海洋般的情意。
  “天哪!这不是他是谁?他看我的眼神就如同往日一般温柔体贴,是他,就是他——端木一凰,我的夫君。”想到了此柔柯像乖乖听话的妻子一样走到了下铺的小桌边坐下。
  在男人温柔地注视下,慢慢地吃着面。一桶平常的泡面此时柔柯吃着都觉得幸福,毕竟自己等他等得太辛苦了,贝贝看到母亲的神情,赶快扒完了面条和男人打了个眼色就走开了。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丫头。”王示暗自点点头凑到了柔柯身边。
  “柔柔……”王示轻柔地呼唤着柔柯的名字。
  柔柯坐在里面,看着男人靠在她的身边手放在了她的纤腰上,柔柯侧头娇媚瞟了一眼王示轻轻地说:“你也不怕别人看见。”
  “看到怎么了,让他们眼馋去吧!我现在恢复原身了,你能用思感让火车上的人看不到我出事时‘青鸟’发出的金光和我眼中的紫光,而我们这个铺位从上车来没有人注意过,这可是我的独门绝学哦,不要忘了是我传授给你的。”听了这话柔柯再没有任何顾虑。
  “一凰……”叫着男人的名字女人再也忍不住了扑在了王示的身上哭了。
  “柔柔、柔柔……”低声的唤着柔柯的名字,王示心中一阵感慨,手轻轻地在她背上抚摩着。
  好一阵女人才收住了哭声幽怨地看着王示,想起当年一意孤行的修炼《创世录》而造成今天的样子,王示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里以表达自己对她的愧疚。
  过了一会王示在柔柯的耳边轻轻地说:“嗳,你在我们这儿设了隔音罩想干什么啊?”
  “我只是不想让别人打扰。”柔柯回答。
  “那,现在呢?”王示的脸上出现了坏坏的笑。
  “现在?呜……呜……”
  女人的话突然断了,因为这个坏蛋已经封住了自己的嘴,同时王示的左手已经滑到了她纤细的腰枝上轻巧地摩擦着了,看着王示眼中洋溢着深深的爱恋。
  柔柯感受到男人对自己的情意脸慢慢变红了,雪白的牙齿咬住鲜红的下唇,眼神淘气地瞟着男人。
  王示的眼睛眯了起来,细细地欣赏着眼前的美人儿,经过“青鸟”金光的照射,柔柯又恢复了自己的容貌。
  一张此刻娇羞的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黑亮的秀发盘在头上,米色的高领羊绒衫和发髻之间漏出一片粉白的颈部,看着王示的喉咙一阵滚动,丰满的胸部将羊绒衫高高地顶起,纤细的腰身将成熟女性才具有的代有诱惑力的美臀完美地连接在了一起。
  正当王示想进一步的时候,“啊”的一声轻叫使王示转过了头,看着女孩羞涩中带着惊讶地看着自己的下身,原来自己的分身已经将裤子的前面高高地顶起来了。
  柔柯顺着女儿的目光瞟了一眼,顿时红霞上脸羞得转过了身去,饶是王示如此皮厚也不免往开里坐了坐,尴尬地用食指骨节横着蹭了蹭鼻子。
  一段尴尬的沉默后,王示眼角扫到了女孩眼中的羡慕。走了过去,把女孩拉到自己的怀中,呼吸着女孩的发香,脸轻轻地蹭着女孩的脸,手上下地抚弄着女孩的胳膊。女孩闭上了眼睛,身体靠在男人身上淡淡的笑漫上了她青春的脸。
  夜幕降临车窗外,掠过的事物已经看不大清楚了,高山也只能看到淡淡的轮廓。
  王示躺在自己的铺上,胸前挂着“青鸟”,是柔柯刚才给他戴上的,他刚才并没有侵犯柔柯母女,因为他要和“青鸟”进一步的融合。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王示知道了为什么今天上车时的那种奇异的感觉,慢慢地王示闭上了眼睛,把呼吸调的若有若无,这时“青鸟”发出了淡淡的金光和王示开始了第一次融合。
  火车还有三个小时就要到S市了,王示却还没有醒来。柔柯母女眼神焦急地看着像在熟睡的王示。
  “妈妈,主子会不会有事啊?”女孩问母亲。
  回答女孩的是母亲严厉的眼神。
  “我……我也是担心………”女孩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严厉的眼神话都没说完。
  意识到自己的眼神过分了柔柯朝女儿笑了笑说:“没事的主子会没事的,我刚才的样子吓到你了吧?”
  王示已经醒了,思感从整个车厢潮水般地退了回来,先在自己的这个空间布了隔音罩,王示慢慢地争开了眼睛。
  “主子,主子……”果然柔柯母女惊喜地叫着,手在女孩的脸上抚摩着,王示微笑地看着眼前的这对母女花说:“好了,好了,我这不是醒来了吗。收拾一下,我们就要到了。”突然又坏坏地一笑说:“这么想我,明晚好好地向我表达吧。”母女娇羞地低下了头。
  王示感到列车员来了,撤去了思感设下的隔音罩。
  “换票了,换票了。”列车员的声音传了过来。
  因为只和“青鸟”进行了第一次融合王示的能力也只恢复了一部分。换完票后三个人坐在一起聊了起来,柳柔柯现在叫秦柔,是S市第一医院的院长。
  女儿王贝在S市的艺术学校上二年级,母女俩都是自己的女人,因为自己在修炼《创世录》的天篇时差点神形惧灭,师傅“昆仑老祖”用了灵魂分引大法救他,可是却阴差阳错的将他的灵魂引到了这个世界来,然后他就投胎成了王示,记忆体因损伤过度而进入了休眠状态。
  直到“青鸟”将自己唤醒,但因为记忆体损伤的过于厉害,现在自己也只恢复到了修炼《创世录》的天、地两篇之前的水准。
  他的前身是大名顶顶的风流浪子、美女杀手——端木赐,字一凰。师傅这个老家伙为了被自己的几个女人缠得没有办法了,就将这个和自己有着九世情缘的女人柳柔柯用“青鸟”的力量送到了这里。
  听着柔柯的诉说,端木赐心想:“说起‘青鸟’,自己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物件,当时在昆仑仙境发现它的时候,只是觉得应该带着它,不该把它丢在山中,可没想到它竟然是个宝贝,能作的事情太多了……”
  “一凰,想什么呢?车快到站了。”
  “没什么,收拾一下吧,我现在的名字叫王示。”王示温柔地抚了抚柔柯的背。
  “不,我要叫你一凰,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下车后我和贝贝先回家收拾一下……你……你什么时候过来?”柔柯看着王示娇羞地说。
  “我先到学校去一趟,晚上我来。”注意到周围人的眼光,王示说完就开始整理自己东西。
  柔柯也注意到了和女儿收拾起来了。
  送走了柔柯母女王示拦了辆出租车回到了S大学,刚进校门口就听到女声在喊他:“王示,王示。”
  王示回头一看,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一边挥手一边朝自己跑来。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女友吴娇娇,历史系的系花,S大学院长吴有道的宝贝女儿,当初自己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追到手的。
  “我说了要去接你的。”吴娇娇一跑过来就抱着王示的胳膊,带着歉意说。
  “噢,火车早点了,我又没什么东西,自己就回来了。”
  王示的胳臂清楚地感觉到了吴娇娇胸前的弹性。
  “唉?你回了趟家人都变帅了,在那边有没有想我啊?”吴娇娇在王示的耳边轻声地说。
  “当然想了。”感觉到耳边的气息男人的手臂在女孩的胸前磨蹭起来。
  吴娇娇用力抱着王示的胳臂让男人的胳臂更紧地压在自己的胸脯上,两人说说笑笑来到了吴娇娇的住处。
  这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天意小区的一套两居室,是吴娇娇的外婆留下的。一年前吴娇娇的父母搬到学校分的新房子去住了,这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就成了吴娇娇的校外寝室。当然了自从王示在几个月前夺走了这个系花的第一次之后就成了这儿的男主人了。
  南方的二月天气比较潮湿有点冷,室内的空调的温度却刚刚好,脱去了外衣把自己的身体放进松软的沙发里,王示闭着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的确任谁在火车上碰到如此离奇的事都不是一下子能够回过神来的,想想自己的前身居然是在那个世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听柔柯的意思好象自己还要回去。
  想到自己要到另一个时空去,去过一种传奇人物的生活,这个就连王示这种“自以为是”的“极品思考者”和这件事情的当事人都觉得荒谬更不论说出去其他人了。
  “热水放好了。”耳边温柔的声音打断了王示的思路。
  睁开眼看到吴娇娇带着关切的神情。
  “去他的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想到这里王示一把把吴娇娇拉进了怀中。
  “啊!你……呜……”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示霸道的封住了小嘴。
  王示的舌头在女孩香甜的小嘴中放肆着,有技巧的勾引着女孩的香舌,女孩的身体压得他有点感觉有点不舒服王示向后挪了挪,双手从抚摩着女孩的头发慢慢地顺着动感的曲线下去,终于王示的手抓住了女孩富有弹性臀部,王示一只手抓住一边屁股蛋用力的揉搓着。
  “嗯……嗯……嗯……”女孩发出了急促的鼻音,手也开始攀上了王示的脖子。
  找到了腰带,王示的手逆着将吴娇娇上身的羊毛衫拉到了她的胸前,女孩又重重地吻了男人一下,才直起上身脱掉了羊毛衫,王示也快速地解除了上身的装备,小伙子在这件事情上从来就比女孩快,两只嘴又贴在了一起。
  “小宝贝!”王示亲昵的在娇娇的耳边唤着两人之间的暗语,吴娇娇转过头来,娇媚地横了一眼,伸手向后解开了自己的胸罩。
  丰满而带有弹性的乳房一出来就立刻被王示掌握在了手中。感觉着手中的温暖滑腻,嗅着女孩的发香王示的下身高高地挺了起顶在女孩的阴部上,女孩受到了刺激小舌头更加贪婪地纠缠着男人的舌头。
  王示费力地解开了女孩的腰带,腿脚并用地把女孩的牛仔裤向下蹭,女孩也扭动着腰帮助住着男人动作。等牛仔裤滑到了脚边时女孩用力地用脚一甩表达了此刻自己对它的不满。
  粉红内裤配上脚上白袜如此清纯的打扮更增加男人的性趣。王示坐了起来,让女孩只穿着内裤跨坐在他身上,王示把女孩搂在怀里,不断地吻着女孩的嘴、鼻子、眼睛和耳朵,然后顺着吻到了雪白的脖子、和美丽的肩膀。
  吴娇娇喜欢王示这样温柔地亲吻自己的身体,刺激使乳房上的蓓蕾挺立了起来,看到这少女青春动感的乳房,王示的下身挺得更直了。
  “噢……噢……还……还要………”女孩的嘴中迷人的娇喘引得男人一阵肉紧,加剧双手在女孩的娇躯上动作。
  又和女孩作了一次激情的热吻后,男人开始疼爱这对美丽的乳房,伸长了舌头先在这娇嫩的乳房上使劲地舔了一下,乳房随着舌头压迫而上移,当男人的舌头离开后,乳房颤动了一下恢复了原状。
  看着这青春的颤动,王示的心里一阵舒畅,继而将整个嘴扑了上去,紧紧地含住了女孩的整个一个乳房,另一个也在手中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形状。
  “啊……啊……啊……”女孩的口中发出了令人迷醉的声音,手紧紧地把着男人的头压在胸前,下身不停地扭动。
  感觉到女孩的下身开始有点不耐烦地蹭来蹭去了,王示的手伸了下去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早已涨得发痛的肉棒同时将女孩的内裤也拉了下来,女孩抬了抬腿退下了内裤。
  王示挪了个位置将肉棒顶到了女孩的阴道口,双手又用力地捏了一把女孩的乳房才移到了女孩白嫩的屁股上,手向下一压下身猛得一挺。
  “啊!”吴娇娇满足地叫出了声音,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被他疼爱了,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
  王示的手扶着女孩的腰,女孩手按着男人的肩上两腿分开蹲在王示的胯前屁股开始上下地起伏起来。王示一面享受着美女阴道给自己代来的压迫和磨擦一面用手在女孩光滑的背上上下的抚摩着。
  吴娇娇盯着男人的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感受到了吴娇娇的目光王示抬起头来和女孩的眼睛对上了,看着女孩明媚的眼睛此时蒙上的水雾,扶着细腰的手开始快速地下压着女孩的屁股。口中喘息地叫着“娇娇,娇娇”。
  吴娇娇听着男人地呼唤,起伏的动作突地加快。
  “啪、啪、啪……”的声音急促起来,女孩丰满的乳房随着动作的加快在胸前剧烈地抖动,扰动着男人的视线更搅动着王示的心。
  王示猛地抱着吴娇娇站了起来,娇娇双手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脖子,修长的美腿紧盘在男人腰上,看上去像是挂在了王示的身上,娇娇丰满的乳房紧贴在男人的胸前,王示的肉棒猛地粗大许多一下顶到了女孩的子宫口。
  “啊、啊……”随着几声高八度的啊声,蓄积已旧的阴精一泻而出,女孩瘫软在了王示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