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字手机在线,久久青草大香蕉网,手机在线看亚洲AV天堂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2

火车已经行驶了几个小时,王示躺在铺上眼睛看着窗外。北方的二月末还看不到春的影子,黄色成为主导的颜色,偶尔出现些白色的塑料大棚,路过村庄时老式的土平房和现代的二层小楼相互的交错着。一片广阔的农田出现在王示的面前,几条隆起的田埂将它划分得整整齐齐
  一股幽香使王示转过头,一双幽怨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
  “贝贝,怎么了?没找到水果吗?就在那个红色的塑料袋里。”
  “哦,找到了。”女孩说完冲着王示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王示拿了烟来到了通过台吸烟处,刚点上女孩就出现了,王示侧着的头微微抬起眼睛刚好看到了那双带着疑问的眼睛。
  “你是想问我刚才换票的事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和你心意相通读懂了你眼中的意思。”王示说完后有了一点后悔,哎!又错过了一次机会。
  “谁和你心意相通了。”女孩说着可是脸上抹上了一层红晕,“我是说~~哎哟。”火车猛烈的来了一次刹车,王示的后背撞在了下车的门上,手上的烟也掉了。女孩直直的撞进了他的怀中,两只手因为害怕紧紧的箍着王示的脖子,王示的手自然而然地抱紧了女孩纤细的腰。因为是空调卧铺车,所以都穿得少,王示清楚地感觉到女孩的乳房贴在自己胸肌上那过人的弹性。
  过了一会,女孩猛地推开了王示红着脸就要走,突然转过头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妈问起你,就说是颐天中学毕业的。”
  王示又点上了一根烟,回味着少女印在胸前的美妙。一会儿,王示回到了车厢里,女孩和她的母亲是两个下铺位,王示坐在女孩的铺上,母女俩坐在对面。
  “你和我们贝贝是同学?初中的?”
  “是,我是颐天中学的,98届的。”王示说着瞟了一眼女孩带着狡猾的眼睛。
  “哦,那你现在在S市读大学吗?”
  “是,我在S大读历史的。”女孩坐在母亲的旁边,右腿弯曲地放在铺上,双手抱着母亲的胳膊,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
  “各位旅客请坐在座位上,我们马上要穿越一条长隧道。列车进入隧道时车内光线比较差,颠簸比较大。请大家注意。”
  “你是学历史的?”
  “是啊,比较冷门吧。”
  一提我是学历史的女孩可是来了劲:“嗳!听说学历史的都对古玩有点感兴趣,我这有一件坠子你看怎样?”
  王示原以为是都市女孩随反古流行风戴的小饰品,便笑了笑说:“那就让小生开开眼吧。”一个金光闪闪的物件出现在王示的眼前。
  “贝贝,你怎么能随便拿妈妈的东西呢?”母亲紧张地将物件抢在了手里。
  这时候列车一个急刹车减了速进入了隧道,正巧王示欠了欠身,想看看这让她如此紧张的是个什么东西。
  王示一个没稳住身体扑向了母亲,女人因为刹车,身体向后一仰,头抬了起来。惊讶中王示的嘴已经稳稳地印上了女人润泽的唇。就在这时候那件女人握在手里的物件突然爆发出了耀眼的金光将王示和母女三人包围在其中。
  在金光里王示突然被一种毁灭的情绪所控制,两眼发出了令人畏拒的紫光。
  母女两人头上却出现了圣洁的莲花,金光照射下母亲显得高贵典雅,女孩更是清丽脱俗,只是两人都神情复杂地看着王示眼中的紫光,有惊喜,有怨恨,也有无奈……  (二)饰物
  火车已经行驶了几个小时,王示躺在铺上眼睛看着窗外。北方的二月末还看不到春的影子,黄色成为主导的颜色,偶尔出现些白色的塑料大棚,路过村庄时老式的土平房和现代的二层小楼相互的交错着。一片广阔的农田出现在王示的面前,几条隆起的田埂将它划分得整整齐齐。
  一股幽香使王示转过头,一双幽怨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
  “贝贝,怎么了?没找到水果吗?就在那个红色的塑料袋里。”
  “哦,找到了。”女孩说完冲着王示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王示拿了烟来到了通过台吸烟处,刚点上女孩就出现了,王示侧着的头微微抬起眼睛刚好看到了那双带着疑问的眼睛。
  “你是想问我刚才换票的事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和你心意相通读懂了你眼中的意思。”王示说完后有了一点后悔,哎!又错过了一次机会。
  “谁和你心意相通了。”女孩说着可是脸上抹上了一层红晕,“我是说~~哎哟。”火车猛烈的来了一次刹车,王示的后背撞在了下车的门上,手上的烟也掉了。女孩直直的撞进了他的怀中,两只手因为害怕紧紧的箍着王示的脖子,王示的手自然而然地抱紧了女孩纤细的腰。因为是空调卧铺车,所以都穿得少,王示清楚地感觉到女孩的乳房贴在自己胸肌上那过人的弹性。
  过了一会,女孩猛地推开了王示红着脸就要走,突然转过头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妈问起你,就说是颐天中学毕业的。”
  王示又点上了一根烟,回味着少女印在胸前的美妙。一会儿,王示回到了车厢里,女孩和她的母亲是两个下铺位,王示坐在女孩的铺上,母女俩坐在对面。
  “你和我们贝贝是同学?初中的?”
  “是,我是颐天中学的,98届的。”王示说着瞟了一眼女孩带着狡猾的眼睛。
  “哦,那你现在在S市读大学吗?”
  “是,我在S大读历史的。”女孩坐在母亲的旁边,右腿弯曲地放在铺上,双手抱着母亲的胳膊,头靠在母亲的肩膀上。
  “各位旅客请坐在座位上,我们马上要穿越一条长隧道。列车进入隧道时车内光线比较差,颠簸比较大。请大家注意。”
  “你是学历史的?”
  “是啊,比较冷门吧。”
  一提我是学历史的女孩可是来了劲:“嗳!听说学历史的都对古玩有点感兴趣,我这有一件坠子你看怎样?”
  王示原以为是都市女孩随反古流行风戴的小饰品,便笑了笑说:“那就让小生开开眼吧。”一个金光闪闪的物件出现在王示的眼前。
  “贝贝,你怎么能随便拿妈妈的东西呢?”母亲紧张地将物件抢在了手里。
  这时候列车一个急刹车减了速进入了隧道,正巧王示欠了欠身,想看看这让她如此紧张的是个什么东西。
  王示一个没稳住身体扑向了母亲,女人因为刹车,身体向后一仰,头抬了起来。惊讶中王示的嘴已经稳稳地印上了女人润泽的唇。就在这时候那件女人握在手里的物件突然爆发出了耀眼的金光将王示和母女三人包围在其中。
  在金光里王示突然被一种毁灭的情绪所控制,两眼发出了令人畏拒的紫光。
  母女两人头上却出现了圣洁的莲花,金光照射下母亲显得高贵典雅,女孩更是清丽脱俗,只是两人都神情复杂地看着王示眼中的紫光,有惊喜,有怨恨,也有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