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字手机在线,久久青草大香蕉网,手机在线看亚洲AV天堂

首页  »   长篇连载  »  怀揣春梦1

王示在L市的候车大厅里,周围挤满了各种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中午北方二月末的阳光已经有点火辣了,刺透了落地的大玻璃烤在人们穿棉衣的身上,使原本就因为等待而烦乱的人群又开始为燥热而更加乱了
  王示提着包,眼睛带动着头不停地晃来晃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这几天总是有一种非理智的冲动。这种冲动好象是自己本来的一些想法,但又没有一点头绪,这对王示这种“自以为是”的“极品思考者”而言就是有劲的问题。
  随着工作人员的一声“剪票了”,人群骚动着缓缓地向前推动了。王示在硬卧车厢的中铺,上了车找了个地方放好了自己的行李,王示坐在下铺看着陆陆续续上车的人,听着为摆放行李而发生的争吵声,自己一下子好象是在某一高处在看这一情景,看着各式各样的人动着腮帮子,那一张一合的嘴但却听不到一点点声音,这时的王示有了一种与人群分离的感觉。
  “喂,你能帮我个忙吗?”
  王示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抬头一看,是个女孩。“啊?”王示疑惑地看着这个将他从“如此高空”拉下到这纷繁俗世的女孩。
  “你能帮我放一下这个箱子吗?”女孩提了提手里的箱子,又指了指和上铺差不多高的行李架。
  “好。”王示看准了一个空档将行李放好,拍了拍手又坐在了原来的地方。
  女孩说了声谢谢后又转身下车了,王示却发现自己的目光一直盯着女孩那浑圆的小屁股上。“我要抚摩你,我要抚摩你,我要抚摩你~~~~”王示的脑中回响着一句歌词。
  没隔多久女孩又拎着几个塑料袋来了,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四十几岁的女人。
  “妈,我们的铺在这呢。”女孩一边说一边开始摆放东西。
  因为王示坐得靠里,中铺正好挡住了女孩和她母亲的视线。王示不觉的开始打量起她来了,一双灰色布料的高筒的尖头高根靴子,布料的靴筒包裹着匀实的小腿,同样颜色的紧身休闲裤贴在大腿上,侧头一看上身的曲线因为紧身的白色羊毛衫完全地展露出来了。
  突然一个肥大的屁股遮住了视线,可是王示有一种冲动想在这个大屁股上咬上一口。这个冲动的动作在王示的鼻子碰到屁股之时理智的停了下来,王示用舌尖在上齿上狠狠的蹭了几下,眼睛瞟了一眼周围,周围的人都在忙着,都没发现这个极其猥琐的动作。
  好不容易大家都放好了东西,安静地坐下来,母女俩坐在王示对面的下铺。
  “贝贝,你还真了不起啊,这么大的箱子自己都能放上去了。”
  “不是啦,是他帮我放的。”女孩指着王示说。
  “谢谢你了。”
  “不客气。”王示微笑着回答,也趁机仔细地看了看这对母女。
  女孩是瓜子脸,大概有二十一、二,眉目清秀,薄薄的嘴唇,嘴角微微地上翘,大眼睛闪来闪去的,一头染成棕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只是将最两边的几缕拢在一起在后脑扎了一个小辫。
  母亲是个成熟的贵妇人,黑色的长发,圆圆的脸上有着精心修剪的眉毛,乌黑明亮的眼睛,挺挺的鼻子和圆润的小嘴恰倒好处地放置着,黑色毛翻领的羊绒外套,下身是同样料子的喇叭裤,裤脚盖住了闪亮的黑色皮鞋。
  “笛!”火车终于开动了。
  “妈,我的毛巾呢?把它晾出来吧。”
  母亲起身在桌子上的一个包里翻了起来,王示让了个身,这时那刚刚冲动想咬的肥美的屁股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做了个深呼吸,牙齿又再一次的和舌尖做了一次有力的摩擦。
  王示从随身带的包里拿了烟来到了通过台的吸烟处,点了一根,当青色的烟雾在眼前慢慢扩大时王示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刹那间王示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先前的“高空”,一种穿透感使他不断地将身体向后移,视线象光一样穿越时间和空间来到了一个绿树环绕的水池边。
  王示感觉象停留在水池的上空,清凉的池水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发射出闪亮的光点。“嘻嘻,来呀来呀,我们比比谁快!”少女甜美的声音传入了王示的耳朵里。
  王示正要寻声望去,突然身体在空中猛地一晃。“哎哟!”一阵痛楚从脑后传来,也使他又从这种玄妙的意境中清醒了过来,手上的烟也掉了,是火车的一次减速刹车。突然一种难以压制的失望和仅剩一丝的无奈,还有一点点的喜悦使王示好半天还在愣神。
  “喂,换票了,列车员开始换票了,喂喂!”王示被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醒,抬头一看那个叫贝贝的女孩正对着自己晃手呢。
  “噢,我这就来,谢谢你贝贝。”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先去换票了。”王示急急地离开了吸烟处来到了列车员的旁边。
  “几号?”
  “十七号中铺。”
  王示换完了票一转身正好对上了一对闪来闪去的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是小名?”
  “我刚刚听你妈妈这样叫你的。”
  “但不让你叫了。”
  “好好好,不叫了不叫了。”
  “呀!”“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王示和女孩两人彼此惊讶地盯着对方,因为双方的嘴巴都没动。
  “这叫作心灵感应,眉目传情,还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不是不是,这只是幻觉~幻觉~”王示脑中翻腾着。
  “贝贝,怎么了?”母亲的叫声惊醒了两个人。
  “没事儿,我觉得他挺象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女孩说完后一层胭脂红浮上了小脸。
  “是吗?那可是好,你这下在火车上可就不闷了,有人陪你聊天了。”
  王示又坐在了母女的对面,努力使脸上的笑容自然一些。王示有一种感觉,今天会有极不平凡的事发生,但不像是什么坏事,这时王示的左眼皮开始跳了。
  女孩在王示的对面眼睛一直盯着王示,王示清楚她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但就连王示自己都还没有从刚才的“心灵感应”之中清醒过来,如何去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