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202

然后说,“许亮是我爸的亲信没错,当年要不是龙华集团的杨董事长挑衅我爸的公司,屡屡把我们逼到绝境,我爸也不会气的一病不起然后暴病身亡。这笔帐我一直没有忘记要他偿还。”  “只是后来听说杨董事长也生了大病住院了,所以我便没有再追究,爸爸本来就有心脏病,也是属于意外。但我还是不甘心,便联系了爸爸以前的得力下属许亮让他从龙华集团给我泄漏内部资讯,好给以龙华集团重创,也解解我心头的怒气。”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原来整件事情还有这样的内幕,可王市长不是说茹小媚的爸妈是意外去世的么?却没有想到原来还跟已故的前任龙华集团董事长有这么深切的关系。  其实官场间的争斗实属平常,只要不是违规犯法的事情,尔虞我诈都是正常的现象,本不应该这么纠结于此。但茹小媚的心情我还是理解的,她作为女儿,替自己的爸爸报仇也是理所当然。  但她的做法太过激了,窃取商业机密实属大罪,可以判刑入狱的。只是听到这里我更迷惑了,她既然找了许亮,让他帮忙取得龙华集团的机密,为何不清楚去接头的人是谁呢?  “你现在也在奇怪吧,为何我还问你跟许亮接头的人是谁?”茹小媚突然转过头看着我,一脸的若有所思,我连忙点了点头,终于到关键了。  “其实许亮一早就跟我说要开始下手,他还告诉我已经打通了一切关节,只等伺机行动了。只是在后来的几天他就突然没音信了,我call他手机也不回复我,发过去的信息也如泥沉大海。”  “刚开始我以为是龙华那边发现了他的事情,所以很担心他的安危,可我又不能明着去找他,便暗地里派了私家侦探去查探。可谁知道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他因为窃取公司资料跟人碰头的时候被公司几个同事当场抓获。”  没错,这几个同事就是我和张一顺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消息就是这么泄露出去的。也让茹小媚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对我产生了注意,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后来我有多方查探,得知许亮自那件事之后就出了国,至于谁给他的跑路费,却一直是个谜。我虽然奇怪为何龙华集团只是把他炒掉了,但却没有采取任何的法律手段追讨回许亮的责任,但我更想知道的是那晚是谁跟许亮碰头的。”  “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茹小媚看着我说,“我根本不知道许亮那晚会行动,所以更加不会派人去跟他碰头。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背叛了我爸,把龙华的机密卖给了另外的人,现在我特别想知道的是谁,究竟是谁要跟我过不去。”  茹小媚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这个时候我倒是完全明白了一些事情。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注意到了我,然后设计接近我,只是我刚好遇到黑社会的追杀,所以她也没有机会近我的身。  经过王敏的婚礼事件,她就完全的对我表露了企图心,只是我一直错误的理解为是我的个人魅力太大的缘故。把茹小媚归类为那一类对我仰慕的女人堆里了,这个是我的最大失误。  只是现在的状况我该怎么办?是追究茹小媚的责任,那个许亮的窃取事件幕后黑手就是她,我应该告发她么?且不说龙华集团现在跟我已无半点关系,单就她跟我发生了这么亲密的关系,我就狠不下心来。  “你接近我无非就是想从我这里套取那晚的信息,对么?”我索性跟茹小媚开门见山的谈,这样谈话比较没那么累。  “是的,”她突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背过身去,回答了我的问题。  “那我现在也不妨明确的告诉你,那晚的跟许亮碰头的人我的确是没有看清楚,否则我也不会轻易的放过那王八羔子的。”我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何尝不想找到那个人呢。  “你一点都没有看到么?比如一些特征之类?你仔细想想,只要能想到一点东西来,对我们的整个事件都是有帮助的。”茹小媚突然奇怪的说,她的语气很迫切。  其实我有些奇怪她为何这么热衷于追查当年的那个黑衣人是何许人也,毕竟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难道她还想着打龙华集团的主意?可毕竟杨董事长都已经去世那么久了,而现在的董事长是二股东。  想到二股东,我又想起了那晚巷子里的那个黑衣人的背影,越觉得有必要把这个疑团告诉茹小媚,请她帮忙分析一下,或许她又不一样的见解呢。  “那晚我虽然没有看清黑衣人的真面目,不过他的身材体型跟我一个认识的人很像,真的很像。”我边回忆边说。  “是谁?你快说,看我认不认识。”茹小媚催促着我。  “是龙华集团的现任董事长,我们都称呼他为二股东,虽然我当时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但那个人的身材绝对跟他很相似。不过我也是猜测,做不得数的。”我赶忙补充了一句,省的她一个激动就跑去找人家麻烦了。  “是他?居然是他,怎么会是他?”茹小媚突然像是受到了深沉的打击,一下子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喃喃自语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认识于董事长?”我走过去,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失落。  “我何止认识,简直是太熟悉了,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太可耻了。”茹小媚突然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句话。  我感到非常的惊讶,莫非茹小媚跟于董事长也有深仇大恨?这副表情我曾经在杨氏三女脸上看到过,而我本人也对这个可恶的男人有过这样类似的厌恶。  这个时候我有点感觉,二股东就像是大街上的耗子,人人喊打了。果然是人品问题,这么多人都惦记着他。  我们必须悲哀的承认,很多时候都要戴着面具去过活,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对待不同的人,我们要用不同的方式和表情。  虽然跟茹小媚还不是很熟,见过几次面,发生过一次性关系,照理来说还谈不上很熟悉。在现今这个年代,性关系就如同快餐便当,到了吃过即扔的地步,我们的观念在不断的变化,心计也就越来越深。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抱着防备的心理看待周围的一切。早已经没有了童年时代的快乐和童真,但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大多数时候被吃掉的是我们自己。  所以茹小媚这样说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她的话只不过告诉我一个消息,二股东确实是万恶的根源。一个人有多坏,就看他结交的人有多恨他,一个人有多衰,就看他周围的朋友怎么对待他。  二股东的恶早已不是我一言两语就可以描述清楚,他犯得事情估计一箩筐都装不下,所以茹小媚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不惊讶。但看到茹小媚怨恨的神态以及她冰冷的语气,我禁不住开始怀疑二股东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非分的举动。  我脑海里此时浮现二股东强迫白云跟他去开宾馆的情形,那双猪扒手放在白云肩头的画面。只是茹小媚怎么说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用的着这样低三下四的去讨好二股东么。  我此刻的表情出卖了我的想法,因我脸上的猥琐表情茹小媚看的不耐,她突然冲过来给了我一拳。这女人,看起来娇弱,没有想到打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  摸着被茹小媚打的有点疼的胸膛,我无辜的望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敢说你刚才没有胡思乱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我有打错你么?”茹小媚看着我狠狠的说。  俗话说得好,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我可不能往刀口上撞,这丫的,发起火来估计能把我身上有毛的地方烧光,还是少惹为妙。于是我故意叹了一口气,“其实我都是为你鸣抱不平,你说你这样一个花样少女,为何也遭遇到这么多悲惨的事情呢。”  其实我只是随口说说,鬼知道她遇到了什么悲惨的遭遇,不过看她整日里打扮的花枝招展而且出手阔绰的,我可以点都不觉得她有啥悲惨的。没有想到我的话一说完,茹小媚突然怔怔的看了我半响,然后扑倒在我怀里哭起来。  软玉温香抱满怀,而且她柔软芳香的身体还在我身上扭来扭去,说不激动是假的。任何男人只要不是柳下惠或者同性恋,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身不由己的有所反应吧。  我的身体也起了一丝的反映,大概是刚才没有被喂饱,那话儿也挺立起来。我竭力遏止住这种不应该有的冲动,人家小姑娘这个时候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我如果还趁火打劫真就不是个人了。  “你,你就不知道安慰我几句……”说这话,玉拳又朝我招呼过来,我的肩膀和胸膛都成了她泄愤的沙包了。  “呃,小姐,我还真没学过怎么安慰一个哭泣的美女呢,你看你连哭的时候都这么千娇百媚,漂亮迷人,怎么就是跟别的女人与众不同呢?”我出声说道。  这应该是最好的安慰了吧,这可是倾尽我一肚子墨水了,再难得,我也不会了。茹小媚突然笑了,然后破涕为笑的锤了我一下,“讨厌,你这人怎么这么油腔滑调”。  我真是冤啊,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总之我的胸膛今天是要去跟她报销医药费了。所以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脸上也流漏出委屈又难过的表情,把茹小媚逗得笑出了声。  “你这人,还蛮有味道的,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你这么有趣啊,”她歪着个头看着我,把我看的麻麻的。这个女人眼睛里的神情明显的告诉我一个深刻的事实,她估计是看上我了,这次是真的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被n个女人给惦记上,但我心里惦记n个女人都没关系,只要她们不要惦记我就行。如果让杨氏三女知道我在外面的这些荒唐事,指不定还怎么整我呢。  “我可是一点味道都没有,不信啊?你咬咬。”我看茹小媚带着怀疑的神色看向我,索性把胳膊伸出去放在她嘴边,让她尝一下。

.